第五百零四章 试探至尊特工最新章节

您现在的位置:诗歌期刊 > 儿童文学 175浏览

第五百零四章 试探至尊特工最新章节

秦阳随手打开了电灯,屋子里一下子亮了起来。

黑衣人并没有惊慌,只是冷冷的盯着自己,身子微微缩起,看上去就像是一头蓄力的猎豹,随时可以暴起伤人。 秦阳双眼紧紧的盯着这个黑衣人的眼睛,这个人的眼睛很陌生,并没有任何的熟悉感。

“你是谁?”黑衣人没说话,身子陡然弹了起来,冲向了秦阳,他的手中陡然多了一把黑漆漆的匕首。

这匕首通体透黑,显然是做过特殊处理,哪怕在黑夜里都不会出现反光。 秦阳从刚才黑衣人那眨眼间的反应已经判断出这人实力很强,身子向着后方退去,同时右手摸向了后腰的手枪。

就在手枪亮出的一瞬间,那黑衣人瞳孔陡然收缩,正向前扑击的动作竟然奇怪的一折,偏离开了秦阳的枪口,与此同时,他的右手陡然一挥,一道乌光已经脱手飞出,准确的射中了秦阳的手枪。 “叮!”一声脆响,那道乌光弹飞而起,然后直接钉进了旁边的衣柜上,入木三分,却是一根通体透黑的十字飞镖。

飞镖的力道很大,秦阳的手枪枪口被击得向着旁边偏移,而趁着这么一瞬间的功夫,黑衣人身形闪动,已经如同乳燕投林,直接的逃出了屋子,一跃身跳到了一楼阳台。

当秦阳转身冲到阳台上时,正好看到黑衣人站在阳台边缘,直接跳了下去,他的右手拉着一根绳子,迅速的滑落到了地面,然后身形闪动,迅速的消失在了后方的小树林里。 秦阳没有追赶,也没有开枪,虽然在对方跳下阳台的时候,秦阳依旧可以开枪,但是一旦开枪,事情便会变得麻烦起来。

华夏严格禁枪,能够拥有枪的,要么是警察等合法人士,要么就是通过各种途径搞到枪的违法者,一旦枪响,被邻居或者谁发现,那自己就麻烦了,毕竟自己特工的身份是不能曝光的。

秦阳走回房间里,将那一管纯钢注射器给捡了起来,打量了几分,注射器里面还有不少液体,收起注射器之后,秦阳又走到衣柜前,拿起一件衣服,包裹住这个十字飞镖然后才将它扒了下来。 鬼知道这十字飞镖上有没有涂点什么毒素。

秦阳下到一楼,黑衣人跳楼的绳子都还在,显然,黑衣人爬上阳台之后,便已经预留好了紧急的逃生路线,而后也真派上了用场。

这个黑衣人是谁呢?虽然两人并没有直接交手,但是秦阳感觉得出来,对方绝对不是普通人,应该也是一名修行者。 十字飞镖……黑衣蒙面……这是日本忍者的打扮和风格啊。

日本忍者?司徒香?秦阳眼睛微微眯了起来,根据消息,司徒香可曾经去过日本,暗中加入了日本的杀手组织,为的是学习忍术和暗杀术,刚才这个人难道是司徒香?秦阳闭上了眼睛,脑海中浮现出刚才那个黑衣人的模样,再和司徒香对比。 不对,不对。

不是司徒香。

司徒香终归是女人,身形较小,刚才那个黑衣人却是身材高挑,比司徒香要高一些,更何况两人的眼睛也都不同。 虽然易容术里可以通过类似美瞳的东西来改变眼球的颜色和形状,但是终究还是会有细微差异的。

这个黑衣人绝对不是司徒香。 难道是之前暗中想弄死自己的人?自己亮出了手枪,对方看到手枪后,又会有什么反应?秦阳琢磨了片刻,旋即又笑笑,就算对方知道自己有枪,最多认为自己私自哪里搞了一把枪防身吧,又有谁会把中海大学大一学生和龙组特工联系到一起?对方会不会报警,说自己有枪?秦阳脸上浮现出几分笑容,倒是有这个可能性,不过可能性不高。 对方藏头露尾的来对付自己,便说明也不想曝光自己身份嘛。 秦阳回到了床上,明天得把那针剂拿去化验一下,看看是什么东西。 ……城西,一辆黑车陈旧的轿车悄然的停靠在了一座偏僻陈旧的屋子面前,一个三十多岁的寸头男子打开车门,提着一个口袋下了车。

寸头男子警惕的左右看了看,确认无人跟踪自己之后,这才迈步走进了屋子。 屋子里很黑,但是沙发上却坐着一个女人,正静静的看着进门的男子。

寸头男子关上房门,放下了手里的口袋,然后单膝跪在了地上。 “主人,我失败了,请责罚!”沙发上的女人坐起了身子,那张俏脸从黑暗中显现了出来,正是秦阳所猜测的司徒香。

“把具体过程说一遍吧。 ”“是!”寸头男子保持着单膝跪地的姿势,一五一十的把自己如何潜入,如何被发现最后逃走的事情讲了一遍。 司徒香好看的眉头皱了起来,眼光中有着两分疑惑:“他有枪?”“是的,货真价实的真枪!”司徒香身子靠后,再度靠在了沙发上:“你没和他正面交手?”“是,我看他拿出手枪的一瞬间,便开始撤退,他有开枪的机会,但是他并没有开枪。

”司徒香嘴角翘起了两分:“他不是不开枪,而是不敢开枪吧,在华夏,非法持枪可是大罪!”寸头男子沉声道:“接下来怎么做,请主人示下!”司徒香沉思了一会儿,然后摆摆手道:“什么都不用做,你做你自己的事情去吧,需要你的时候,我会召唤你的!”“是,主人!”寸头男子站起了身子,提着自己的包包再度退出了房间,上了车子,车子很快滑入黑暗当中,消失不见。 司徒香就这么静静的坐在沙发上,眼光有些冷。 寸头男子是她在日本那两年收下的杀手,她救过他,他向她发誓效忠,司徒香回国的时候,便也带着他一起回来了,只不过没人知道他和她的关系。

他只是司徒香手里的一把刀而已。

枪?以秦阳隐门弟子的渠道,要弄一把枪,自然是很容易的,想必这家伙也知道自己身处险境,所以连枪都用上了吧。

看来想一击制敌是不可能了,得慢慢找机会从长计议了,也罢,左右这也只是一次试探,也没准备就能成功。 如果秦阳就这么被轻易搞定了,那他这个隐门弟子也就虚有其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