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4章 意料之外的帮手

您现在的位置:诗歌期刊 > 儿童文学 39浏览

  吴猛话音一顿:“不过恐怕要等上一段时间,希望能赶得上开庭吧。

”  当初我帮黄伯元只是因为身陷局中,无论调查黄冠行死因,还是进入黄雪梦境,帮助他跟黄岚和好,我所做的这些其实都是为了自己。   黄伯元在我眼中是一个商人,我跟他之间更多的是相互利用,此次落难黄伯元会出手相救着实让我感到意外。

  上面的红头文件指名要重视我的案子,此时跟我搅在一起对黄伯元没有任何好处:“按照他的性格,应该不会做这样的事情,难道是因为黄雪?”  先不管黄伯元是否真心帮我,等到他从外省请来律师,我这边判决书估计都下来了。   吴洋之前说过,只要我脱离生命危险,便转交人民法院,那边的关节江老爷子应该全部打通,我只要一出医院恐怕就会被隔离拘禁,到时候想要探视都难。 人在他的手里,他想怎么对付我都行。

  “在江城,江老爷子还真是只手遮天啊!”我坐在病床上,看着窗外的阳光,大雨过后,晴空万里,阳光明媚,可又有谁知道这一切是我付出了多少东西才拯救下来的?  “江城还有很多人相信你是清白的,不要放弃。 ”吴猛看我有些走神,出言安慰。   我收回目光:“无所谓了,尽快给我找个代理律师,一定要能信得过那种。

”  想了一会儿,我又对吴猛说道:“吴队,我还想向你打听两个人。 一个是我在三号桥火葬场‘挟持’的出租车司机,他谢顶年龄大概四十岁左右;还有一个叫陈二狗,就是替我绑架江辰,拖住武警的年轻人。 ”  吴猛露出了然的神色:“这俩人可都不简单,那个谢顶大叔硬是在武警追踪下把车子开到了县区,被抓后一口咬定不认识你,全是遭你胁迫,后来调查了他周围的人际关系,跟你确实没有交集,录了口供后暂时被放走了。

至于陈二狗的情况就不是太乐观了,他被判定为从犯,如果你这边罪名确定,他至少也是个无期。

”  陈二狗在完全知情的情况不仅没有制止我的犯罪行为,反而躲在雨衣里假冒我,帮助我逃脱,这已经触犯了法律。

  “是我害了他。

”二狗在山阳商城说的最后一番话让我动容,就算不为自己,为了二狗,我也决不能认罪。   低着头思考了很久,我现在手里能够保命的底牌就是江家的坏账,以及江得韬和江龙之间不可告人的书信来往,其中甚至涉及有人命。

  把这些东西捅出去足够引起整个江城的震动,我也可以有理由为自己的行为辩解,但是我缺少一个能够信任的人。   证据和直播设备都放在黑色皮箱里,我肯定没办法去拿,只能让人代劳,这也是我一直想要找一个代理律师的原因,这些东西只有在懂法的人手中才能发挥最大威力。   打量了吴猛一眼,吴队刚猛有余,但心机不够,让他全权代理很可能会出问题。   这是我唯一的机会,必须要慎重。   看我陷入沉思,吴猛也不好打扰,直到吴洋走过来催促,他才咳嗽了两声,打开手中的公文袋:“高健,这个大屏手机我们已经从江辰跑车中取来,你说它牵扯到另外一桩凶杀案,不知能否详细谈谈?”  “找到了?”阴间秀场手机失而复得算是我近期听到的最好消息了,我双眼慢慢眯起:“手机里的内容你们都看过了吧?”  吴猛点了点头:“手机里只有四个应用,其中一个还无法打开,通话记录也全部被删除,信箱里倒是找到了一条信息,不过上面内容却非常古怪。 ”  “是什么时候发来的?”  “昨天早上六点多钟,也就是暴雨刚刚停止的时候。 ”  吴猛将阴间秀场手机取出,手机外面用保存证物的塑料袋包裹:“这条短信我们研究了很多遍,但还是不太明白。 ”  “能让我看一下吗?”我迫不及待的坐直身体,这个时候吴洋也走了过来,就站在床边注视着我的一举一动。   吴猛没有多说,点开信箱,滑动屏幕。

  “直播任务:午夜凌晨之前找到蚯任完成。 ”  “完成直播任务获得一分;直播观看人数峰值超过5000人,奖励七分;直播期间获得礼物总额超过1000冥币,奖励一分;完成来自阴间的委托,额外奖励一分。 ”  “可选任务一:杀死蚯任完成,奖励五积分。 ”  “可选任务二:杀死禄兴未完成。 ”  “可算任务三:拯救江城完成,奖励一次提问机会。

”  “八次直播结束,全部考核任务完成,额外奖励三十积分!”  “注意:请在直播结束后,立刻前往秀场,直播设备将进行全面升级。

”  “本次直播未使用求助电话功能,免费机会保留至下次直播。

”  “统计完毕,本次直播共获得四十五积分,现有积分总额为八十四积分。

”  “第八次直播完成,商品目录会在秀场直播设备升级后更新。 ”  看完长长的短信,我脸色一下子变得很难看:“可选任务二未完成?禄兴没死?”  “高健,这短信是什么意思?”  吴猛开口询问,我皱着眉想了好一会才回道:“先别管什么意思,江家人知不知道手机的存在?”  “不知道,我昨晚亲自去取时,手机还原封不动放在跑车里。

”  “这条短信都有谁看过?”  发觉我语气不对,吴猛变得郑重起来:“难道这短信跟那些脏东西有关?昨天带回局子,只有我和两个值班刑警看过。

”  “信息内容不要扩散,会出大问题的,这段时间你们千万要注意安全,尽量不要去阴气重的地方,如果有时间就去道观里求些符箓装在身上。 ”我没有去碰阴间秀场手机,周围有武警全程监管,我不想多惹是非。   “好的。 ”  点了下头,我最后叮嘱了一句:“注意安全,另外抓紧时间帮我找一个能够信任的律师,是生是死,全靠这最后一搏了。 ”  吴猛离开后,我坐在床上正要运行妙真心法,吴洋突然走了过来:“那条短信是什么意思?直播?完成杀人任务可得积分?你到底是什么身份?”  见我没有回答,他反而更加好奇:“你是职业杀手?直播杀人?”  “不该问的不要问,否则你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  “你……”吴洋被我呛的说不出话来,过了好一会才冷笑一声:“我看你能嚣张到什么时候,还想找律师翻供?实话告诉你,在你出事的当天,江老爷子就给江城乃至周边县市的律师事务所打过招呼了,没人敢帮你。

”  他恶狠狠的看着我:“还有个更糟的消息要告诉你,为了防止任何意外出现,江老爷子花重金请了国内最有名的律师团队,相翻供?等死吧你!”  他话音刚落,我还没有说什么,病房门突然被人敲响。

  “吴猛又回来了?”  吴洋不耐烦的走了过去,打开房门,门外面站着一个西装革履的陌生中年人。

  “你是什么人?特护病房没有允许不得随便进入。

”  吴洋厉声呵斥,他荷枪实弹全副武装,要是常人看到恐怕早就慌了神,但门外那人只是礼貌性的笑了一下:“我是高先生的辩护律师,刚从国外回来,这是我的名片和律师证明。

”  “律师?还真有不怕死的?”吴洋扭头看了我一眼:“这是你聘请的律师?”  我没有直接回答,而是细细打量眼前的人,心中拿不定主意,自己从未聘请过律师,难道他是黄伯元或者铁凝香找来的?  见我久久不说话,门外那人也不着急,拿出钢笔在名片背面写了几个字:“麻烦你转交给高先生。 ”  吴洋将名片递给我,我看了一会还是拿不定主意,这人名字叫做杜预,头衔职务一大堆,但全都是外文书写。   摇了摇头,就在我准备拒绝的时候,我看到了名片背面,那上面用钢笔写着七个汉字。

  “苏格拉底相悖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