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501 种葡萄(第六更,求月票)恶魔就在身边最新章节

您现在的位置:诗歌期刊 > 儿童文学 68浏览

00501 种葡萄(第六更,求月票)恶魔就在身边最新章节

陈曌脑海中的画面非常的奇怪。 这是一个高楼的天台上,一个人的趴在地上,头上盖着一件风衣,让人看不清楚这个人的长相,可是这个人的手上拿着的东西,却让陈曌顿时惊咋起来。 那是一把枪,狙击枪!陈曌猛然睁开眼睛,他似乎意识到了什么。 朝着远处的一座高楼望去。 “怎么了?主人?”“我看到了一个奇怪的画面,应该是这个眼睛传递给我的,在前面的那座高楼上,有个人在用狙击枪对着我。

”“哦……是阴影真视。

”萨麦尔似乎想到了。 “什么是阴影真视?”“阴影真视可以侦测到你的双目视野之外,不怀好意的目光,这就是这只眼睛的用途。 ”“咦,这样啊,这眼睛真好用。 ”陈曌非常的满意,有这个阴影真视,那么自己的危险系数也将大为降低。 ……凯莉收起了狙击枪,刚才那一瞬。

她真的想扣动扳机,可是紧接着手臂上的鲜血烙印就开始隐隐作痛。 她知道这个鲜血烙印的用途,每次她对那个人动杀心的时候,鲜血烙印都会阻止她。

当然了,凯莉知道自己杀不了她。 只是,让她没想到的是,隔着数公里的距离。 那个人居然还是发现了自己!凯莉想了想,然后拨通了电话。 “喂,陈。 ”“哪位,听声音是有点耳熟。

”电话那端的陈曌说道。

“陈,你都看到我了,何必装作不知道我是谁呢。

”“那么你有什么事?”陈曌不明白电话里的这个女人是什么意思。 什么叫自己都看到她了?等等,她说自己看到她了……难道她就是那个用狙击枪对着自己的人吗?这个声音让陈曌想起了一个女人。 一个曾经杀了他的女人。

那时候的陈曌才刚到美国。 那时候的陈曌还是那个老实本分的人。

她,是凯莉。

那位女杀手。 “我们做个交易怎么样?”“什么样的交易?”“有个人找了杀手组织悬赏你,而这个任务恰好就在我的手上。

”“你是想告诉我,你不杀我,然后让我给你好处?”“我当然不会那么天真,我知道杀不了你。 ”能够在数公里外,发现自己用狙击枪对着他。 这样的人,自己怎么可能杀的了。

哪怕是没有鲜血烙印,凯莉也不觉得自己能够对他造成威胁。 “那你想要做什么交易?”“我把要杀你的人的信息告诉你,你解除我的鲜血烙印。 ”“我怎么知道你没骗我?”陈曌对凯莉这位女杀手,一点都不信任。

毕竟,凯莉是真正杀死过他的人。

“我可以先告诉你,那个要杀你的人的信息,如果你确认没问题后,再帮我解除鲜血烙印。 ”“好。 ”陈曌想了想,这个交易倒是可以。

“要杀你的人叫皮尔斯.南。

”“等等,我知道他,我和他有仇,而他要杀我,这也是我早就知道的。 ”陈曌打断了凯莉的话:“如果你只是要告诉我这个信息的话,那么我们的交易就没必要进行下去了。 ”凯莉愣了一下,好吧,看来是自己天真了。

“那么我帮你找到他怎么样?”凯莉问道。

“你能帮我找的到他?”陈曌眼前一亮。

如果凯莉真的能够帮自己找到他的话,那么这个交易倒是可以达成。 “我只能说尽力。

”“好,只要你能帮我找到他,那么我就帮你解除你身上的鲜血烙印。 ”陈曌现在最头痛的就是皮尔斯.南,这货就是头老鼠。 找也找不到他,又不停的骚扰,真的是烦透了。

陈曌每次听到这个名字,都在暗暗发誓,一定要捏死他。 ……晚上,法丽回到家中,在桌子上丢了一袋东西。

陈曌拿起袋子一看,里面是一个个的籽,好像是什么种子。 “法丽,这是什么?干什么用的?”“罗比奥给的,他说我们家适合种一些葡萄,再酿一些红酒。 ”陈曌拍了拍额头,法丽,你直接说你自己想种葡萄,想要酿酒不就好吗。

为什么非要扯上别人?好吧,看破不说破。

既然法丽想种葡萄,想酿酒,那就种吧。 “我让劣魔种下去。

”“陈,你不觉得我们亲自动手,更有意义吗?”法丽双眼认真的看着陈曌:“等我们种出了葡萄,然后就自己酿酒,把自己酿出来的酒,送给我们的朋友们,你觉得呢。 ”“好,你真有想法。

”陈曌拉过法丽,亲了亲法丽的额头。

就怕你三分钟的热情,等这个想法一过去,就要让劣魔们动手了。 “尤拉,谢莉尔,我们一起去种葡萄。 ”“种什么葡萄?我不要,我要继续玩……”尤拉下意识的就想拒绝。 只是很快,她就接触到了陈曌威胁的眼神。 想一想,前两天就是和陈曌顶嘴一次,然后就被陈曌禁足了一天。

所以她还是把后面的话咽了回去,带着牵强的笑容,回应道:“好啊。 ”众人挑选了一片地,距离别墅百米外。 这里没树木,光照也不错,就是有些杂草。

“先要干什么?”法丽问道。

事实上,她的确是一时的脑子发热。

根本就没有任何的计划。

“当然是去除杂草。 ”谢莉尔说道。

陈曌翻了翻白眼,有尤金斯在,真不需要除草。

“不用,这里不长杂草。 ”陈曌说道。

“那一撮是什么?”“不要管那些,松土,先松土。

”陈曌挥了挥手道。 四个人开始松土,其实这里的土质本身就已经很软,因为这里是之前从镜子湖里挖上来的淤泥,然后铺盖在这里的,至少表面一层非常松软。 所以也不需要多大的力气,就能轻松的挖好一大片。 而且以陈曌的力气,这种活连体力活都算不上。 谢莉尔和尤拉干着干着,又开始闹腾起来。

她们这个年纪的孩子就是这样,不可能要求他们老老实实的干活。

“尤拉,你看我……”谢莉尔直接露出狼人的形态,个头达到一米八,然后双爪抓入土中,接着就向后狂奔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