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0章 红鸾映日(下)

您现在的位置:诗歌期刊 > 儿童文学 166浏览

  “快走!”  小凤的声音把我惊醒,下意识抬起手接住了那枚八角令牌。   指尖触碰到令牌的一刹那,我感觉到了如山般的压力,好像手里托着的不是一块巴掌大的令牌,而是整个江城。   八字神煞被禄兴的血液浸湿,篡命二字尤为刺眼。

  “找死!”禄兴勃然大怒,抓出一把阴毒的黑符贴在厉鬼身上,每一道符都好像是一枚钢钉,深深刺入厉鬼体内:“把钥匙给我!”  钓龙未成,却被自己从未放在眼里,当做畜牲圈养的妹妹阴了,功亏一篑,禄兴现在后悔的要死。   “不!我还有机会!”禄兴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压低了声音对着我说道:“你不知道钥匙的使用方法,天门已开,困龙逃出大坟,你如果不想要江城生灵涂炭,那就把钥匙给我!我向佛陀保证,改命之后,关上天门,重新镇压蛟龙!”  禄兴的话很诱人,但我只是冷冷一笑:“江城生灵涂炭跟我又有何关?杀我、囚我、辱我者全在这座城里,他们死了岂非更好?”  “条件不够吗?”禄兴低垂着头,整张脸扭在一起:“我可以跟你平分蛟龙命格,助你逆天改命,超脱这座大坟的因果。

别急着拒绝,命数乃上天注定,篡命一道只有佛陀知道,这个机会千年难遇,龙乃九五至尊,你我更换真龙之命,不止能运势亨通,或许还可能消除业障罪孽,长命百岁!”  “运势亨通我不需要,长命百岁对我也没什么吸引力。

禄兴,休要诓骗我了,如果你真有诚意,那就打开七星迷踪阵。 ”  拦江大坝下面又传出一声声巨响,坝顶长廊上众人东倒西歪,连站直身体都困难。

  “开阵?”禄兴神色稍微迟疑了一下,他的表情不像是思考,更像是诧异,这一幕细致的心理转变让我看在眼中。   “难道和这篡命师令牌有关?”我意识沉入令牌当中,八字神煞并未对我多做阻拦,元辰、天医、天乙、红鸾、将星似乎还在特意引导我。   “你们这是要?”  令牌之上裂缝越来越多,但是透过令牌用意识远望,不止眼前的迷踪阵被看穿变化,连远处被八条通天大锁锁住的江城,也将我之前从未见过的一面展现出来。

  “肉眼和意念看到的不同?为什么?那八条锁链为何要锁住整座城市?”极目远眺,在神念被榨干之前,我终于看到了八条锁链的末端,那是在江城某一个位置,有一个戴着纸人面具的人正盘膝而坐。   “考官?”不待我仔细看清,神念已经枯竭,头部剧痛,脑仁好像炸裂了一样。

  “篡命师令牌可洞悉天规,你看到了什么?”禄兴上前一步,他面色焦急,似乎属于自己的秘密被窃取。   “你确定要知道我看见了什么吗?”忍住大脑中传来的刺痛,我单手握刀。   “你愿意告诉我?”禄兴怀疑的看着我,皱起眉头。   “当然。 ”我眼眸中一片赤红,和胸口露出的红狐伤疤一起盯住禄兴:“我看见了你死在这把斩鹿刀下!禄兴,受死吧!”  七星迷踪阵在篡命师令牌下无所遁形,我虽然无法破阵,但是已经找到了大阵生门。

  脚踩七星步,提刀直奔禄兴而去:“我说过,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看着我不顾一切冲来,禄兴脸色难看到了极点,刚才还站在大江之上猖狂大笑,准备用红鸾钓龙,可是局势在几秒之间发生了逆转。   “蛊虫,厉鬼,好好好!高健,你好深的心机,好一个布局!”  这局并非是我布下,我的眼光还没有那么长远,如果说这一切不是天意的话,那我能想到的布局者只有一个人,就是刚才我用篡命师令牌看到的纸人脸面试官。

  “八次直播仅仅只是为了考核,阴间秀场到底是何方神圣?连双面佛都敢算计,只用几个星期的时间就破坏了他准备了整整二十年的计划。

”  我后背冒出一丝寒意,不过这一丝冰寒很快就消散,眼前最关键的是杀掉禄兴,我要将刀子刺入他的心脏,我要他死!  一步迈出,天地清明,眼前好似掀开了一层薄纱:“出阵了?”  我狰狞一笑,禄兴施加在小凤身上的痛苦我要十倍、百倍的还回来。

  我从来不觉得自己是个好人,也不觉得对于极恶之人用极刑是一件多么残酷的事情。

  “禄兴!”  银霜一闪,我挥刀强攻,不给禄兴用小凤威胁我的机会。   “杀我?大坟钥匙只有我知道使用方法,难道你真想让洪水淹没江城,死上百万人吗?!”  天上乌云厚重,按理说已经是清晨,可是天空仍旧一点光亮都透不过来。   反而因为江中有什么东西在兴风作浪,雨势还在不断加大。

  “确实只有你知道使用方法,我不会否认,但是我把令牌给你,你就会救江城?”  我乱刀劈砍,禄兴身上已经出现翻开的血口子:“信我,高健!只要你把令牌给我,我一定会救下江城!”  “信你?哈哈!”我步步强攻,动作更加迅猛:“禄兴,你是不是弄错了一个问题?我为何要去救那百万生灵?他们的生死与我何干?我不是卫道士,我刚才已经做错过一次选择了!”  “我一定会救!我对着佛陀发誓!混蛋,时间快来不及了!”  我不知道禄兴是在故意演戏还是情况确实危急,我只知道自己就在几分钟前曾做过一次选择,在江城百万生灵和小凤之间,我选择了江城。

  但是当我看到了小凤的神情之后,当我要去承担这个选择的结果时,我发现自己改变了主意:“令牌给你,或许你有百分之一的可能救下江城,救下所有人。

但是令牌不给你,我却有百分百的把握带着小凤离开!”  这是一道选择题,在一个人和一座城之间,我把目光放在了小凤身上:“我做不了拯救全城的英雄,但要对你得起你那句——非我莫属。

”  “高健,你可知百万生灵因你而死产生的怨念有多重?你会被打入十八层地狱,永远无法翻身!”禄兴身上已经多出了好几道伤口,他之前运转江城风水大阵已经消耗了很多精力,此时只能勉强招架。

  “怕什么?我不是还有你陪着吗?”我一刀劈向禄兴大腿上,他躲闪的已经十分及时,但还是被刀尖蹭到,留下一道长长的血痕:“禄兴,如果地狱真的存在,十八层都洗刷不掉你的罪孽!”  发现我完全无法沟通,似乎失去了理智后,禄兴也闭口不谈,全力躲闪起来,他知道无力回天,操纵七星迷踪阵竭力给自己争取逃跑的时间。

  大坝震动,江面下传出惊天巨响,寅时已过,天地仍旧一片昏沉,不见一缕光亮。

  江水已经快要漫过大坝了,暴雨却变得更加猛烈。   我在坝顶追逐禄兴,偶尔回头看到小凤爬出了水库,她脖子到锁骨之间有一条狭长的伤口。   血不断渗出,流遍她柔弱的身体,就好像是那日在新沪高中一样,她仿佛正穿着一件大红色的嫁衣。   “别怕,杀了禄兴,我带你回家!”对着小凤喊道,我哪管洪水滔天,现在只想在溃堤之前宰了禄兴。

  听到我的声音,小凤露出一抹很纯净的笑容:“恩,我等你。

”  她说完后,自己却没有站在原位,而是拿起禄兴丢掉的尖刀,面朝正东方日出之地而立。   “小凤,你要干什么?”本能的感觉不妙,但是被禄兴拖住,我没有办法去阻止她。

  “记得等我啊!”  她朝我嘱托了一句,伸手将尖刀刺入后背,用刀尖挑出一根根锈在肉中的长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