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3日月)世界新能源汽车大会博鳌开幕 促汽车产业转型升级

您现在的位置:诗歌期刊 > 儿童文学 100浏览

(7月3日月)世界新能源汽车大会博鳌开幕 促汽车产业转型升级

  【提要:近日,白沙牙叉镇力吉村村民符彩轮反映,8年前,自家地里一棵百年重阳树被人盗挖,报警后涉案重阳树反而被扣押没收,后来被县林业局赠送给了儋州东坡书院。

】  我家地里百年古树去哪了白沙林业局:赠东坡书院了  南海网  姜飞  2019-07-0309:29  ......白沙一百年(1/5)来源:南海网作者:姜飞时间:2019-07-0309:29  文件显示,白沙林业局曾将重阳树种植在一个苗圃内。

  近日,海南省白沙黎族自治县牙叉镇力吉村村民符彩轮向南海网问政海南·找领导栏目组反映,8年前,自家地里一棵百年重阳树被人盗挖,报警后涉案重阳树反而被扣押没收,后来被县林业局赠送给了儋州东坡书院。 6月24日,南海网记者赶到当地进行了采访。

  涉案古树被警方扣押移交当地林业局后“失踪”  据符彩轮介绍,事件已经发生在8年前的一天晚上(2010年11月19日),县林业局护林员的符某某与其他几名人员,动用吊车、卡车和电锯等工具,趁着夜色将符某可(符彩轮的父亲,已故)、符某光(符彩轮的叔叔)兄弟俩的一株胸径为米,高度为10多米的百年重阳古树盗挖出土,截去枝干后装车企图偷运出去时,被早起割胶的符某光发现并制止。 符某光赶紧叫来家人守护着这棵大树,同时叫儿子符某常到白沙黎族自治县森林公安局报案。

  2010年11月24日,白沙森林公安局将该重阳树作为被盗财物予以扣押,为了确保这棵重阳树成活,警方将涉案重阳树移交到白沙林业局。

  符彩轮、符某光多次要求白沙森林公安局和白沙林业局将涉案重阳树返还,但均遭到拒绝。   2012年4月份之前,符彩轮和家人曾多次到苗圃去看望这棵重阳树,并拍照留念。

再后来,符彩轮发现种植重阳古树的地方,百年重阳古树不翼而飞,现场位置被换上了一颗小的重阳树。 “发现我们家那棵重阳树没有了,我就到森林公安局去了解情况,结果被告知那棵重阳古树干枯死掉了。 ”符彩轮说,对于这样的答复,她无法接受,并多次依法向信访部门反映。   重阳树被没收后“不翼而飞”又出现在儋州东坡书院  2016年,符彩轮向省委巡视组反映了情况,得到答复是,涉案的重阳树种在儋州市中和镇东坡书院内。

符彩轮据此质疑:这棵树很有可能是被白沙林业局卖给了儋州市东坡书院。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2012年4月,符彩轮、符某光向白沙信访局反映后,白沙林业局做出书面答复意见称:信访人不是该重阳树的所有权人,并将该重阳树作为涉案赃物没收;2013年9月15日,白沙林业局再次答复,称涉案重阳树生长地不在力吉村地界内,不属于力吉村或力吉村某个村民的财物,并作为涉案赃物没收。   今年5月30日,白沙林业局又作出白林函(2019)89号信访事项答复意见书(以下简称:意见书),意见书中称,县森林公安局将没收的重阳树移交给县林业局后,林业局将该树种植在牙叉镇芳香苗圃内。 儋州市中和镇人民政府经多方探寻,了解到牙叉镇芳香苗圃内有乡土绿化大树,十分符合书院的种植要求,2012年4月,儋州市中和镇人民政府向白沙林业局要求赠与乡土绿化大树。

同年4月,县林业局领导班子经讨论后一致同意支持东坡书院绿化建设,并决定将上述由县森林公安局查没的重阳树赠与东坡书院。

  因此,白沙县林业局称,将涉案重阳树移植到儋州东坡书院,系在儋州市中和镇政府的请求下作出的赠与决定,不存在“私自偷卖”重阳树并“私吞钱款”的行为。

  举报人称重阳树是祖辈遗留财产有原栽地承包权  “这棵重阳树是我们祖辈遗留的合法财产,这一基本事实村里人人皆知,邻近村庄村民,尤其是上了年纪的老人更能证实,且重阳树的权属历来无人提出异议或起过纷争。 ”符彩轮告诉记者,重阳树被挖前还曾有人多次到他们家中要求购买。 “如果不是我们家的树,发现重阳树被盗时,我们全家人去拦截制止图啥如果不是树主,怎么可能判断出该树是被盗挖去报警呢”符彩轮说,他们主张对重阳树有所有权具有充分的证据,并拥有树木原栽地的《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

  6月24日中午,南海网记者找到了当年被指参与盗挖重阳树的符某某。

符某某称,涉案重阳树确实是符某可(符彩轮的父亲)家的,案发前,曾有人多次找到他,让其帮助联系符某可做工作,想购买这棵重阳树。 “几个外地老板都是找我,让我做符某可的工作,他们都知道那树是符某可的。 如果我介绍成功了就会得到老板给的1000块钱和一条烟。 ”符某某称,事实上,由于符某可拒绝卖树,他最后什么好处也没有得到。   符彩轮反映的情况曾引起白沙县委县政府相关领导重视。

南海网记者证实,早在2014年,白沙原副县长林恩荣、县委原常委廖红星,白沙县委副书记、县长胡翔曾就此先后作出过批示,要求依法依规妥善处理。

截至目前,此事未得到解决。   案件至今尚未结案涉案财物已被林业局“集体决定”送人  6月24日下午,南海网记者来到白沙森林公安局采访时证实,上述案件至今未结案,涉案重阳树被查扣后,为了确保重阳树的成活,他们将涉案重阳树移交给了县林业局保管。   符彩轮、符某光8年多的时间里不断向信访部门反映情况,提出涉案重阳树属于他们家承包地上的树,白沙林业局为何仍然坚持将涉案重阳树赠送他人,且未告知当事人儋州中和镇人民政府为何会“多方探寻”,又如此巧合地了解到涉案重阳树种在白沙县的芳香苗圃内案发现场、重阳树被挖出的地方就地复种不是更适合涉案重阳树的生长吗白沙林业局有何依据认为东坡书院十分符合涉案重阳树的生长要求涉案重阳树赠与东坡书院的“集体决定”,是否经过白沙县政府批准  南海网记者带着上述疑问,6月24日来到白沙林业局采访,工作人员称领导都在开会,要求记者提供加盖公章的采访函发到他们提供的邮箱内,汇报领导后回复。 26日,记者将上述问题以书面形式发给白沙林业局,并证实对方已经收到采访函的情况下,截至7月2日记者发稿,白沙林业局尚未作出答复。

  符彩轮认为,只有白沙森林公安局才能作出扣押或作出没收以及其他的处理意见,白沙林业局只是一个委托保管的第三方,无权处置代为保管的涉案财物。 更何况,案件至今并没有结案。

  日前,因不满白沙林业局的回复,符彩轮已向白沙黎族自治县人民政府提出复查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