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2章 还怎么混下去

您现在的位置:诗歌期刊 > 儿童文学 77浏览

  孤飞燕站在客栈大门口,开始寻找各种理由解释靖王的动机,陷入了天人交战的状态。 向来伶牙俐齿的她,这一回竟说服不了自己。

  她记不得靖王殿下之前是否也在小事上如此体贴地照顾过自己,而她自己没留心到。 她只知道,靖王殿下对她一直有例外,一直照顾有加,而那都是在大事上的,说得直白一些,那都是有目的的,非本心本意。

  譬如她能帮他揪出细作,能救程亦飞,他自是要护她;她在靖王府当差,算是他名下的仆人,他自是要护她……  而像今日这种小事,他并没有理由这么……这么照顾她呀!他又抬着手帮她撑着,又是让她靠肩上睡觉,又是不声不响地等她醒。

如此体贴,这一点儿都不像他的性子,更不像他的做派!  那么高高在上的靖王殿下,那么清冷寡情的靖王殿下,怎么可能无缘无故给女人这种优待?除了韩虞儿那朵定情信物之外,她就没见过他对哪个女人是本心本意地优待,例外。   孤飞燕越想越不安,甚至有些不知所措。

  能得敬仰之人亲徕,那是多么幸福的事情呀,她本该受宠若惊,惊喜的,可是,她却是惊吓和无措!  怎么办?  她还怎么在天炎好好地混下去呀?  假装……假装什么都不懂,什么都不知道?  靖王殿下应该……应该暂时也不会做出什么事来吧?毕竟,他的性子和程亦飞那厮是不一样的;毕竟,他还忌惮着天武皇帝。 或许,他的喜欢也就只是喜欢而已,毕竟他想娶回府去的是韩虞儿!  孤飞燕沉浸在激烈的天人交战中,这时候,忽然有人拍了她的后背,她吓了一跳,回头看去发现是秦墨。

  其实,秦墨已经她在背后站了半天了。 他的声音低沉而平静,甚至有些呆板,他说,“吃饭。 ”  此时此刻的孤飞燕恨不得找个人来讨论一番,说服自己。   她低声问,“秦墨,你觉得靖王殿下……”  她话到一半就停住了,这家伙连基本的喜怒哀乐都有些残缺,若不给点大的刺激,不让他画画化妆,他基本是没情绪的。

他怎么会懂那么多?  她调整了心情,决定装傻!  孤飞燕大步往客栈里走去,秦墨眉宇间露出了些许疑惑和迷茫,只是很快就又消失不见,他大步跟了过去。   君九辰在房了用膳,孤飞燕并没有见到他。

她庆幸着,待在自己屋里也不出来了。 可是,要入睡的时候,芒仲却过来请了。 说是小太子嫌药苦不吃,闹腾着,靖王殿下让她过去喂。

  孤飞燕有些怀疑小太子了,只是,想起他闹肚子闹得那么凶,便又打消了念头。

但是,她当到靖王房里,看到小太子趴在床榻上冲她偷笑的时候,她就明白怎么回事了!  她恨不得冲过去教训一番,可见靖王殿下坐在一旁翻阅信函,她只能作罢。 她温柔不起来了,让芒仲去找一些蜂蜜来,加在药汤里,递给小太子。   “太子殿下,这药不苦了,你尝尝吧。 ”  小太子靠在枕头上躺着,长大嘴巴要她喂。

孤飞燕只能忍,她连坐都不想坐,俯身来,一口一口喂。

  小太子并不知道后来发生的事情,也不知道孤飞燕此时心里下着一场狂风暴雨,他趁机低声,“我皇兄就是心疼你吧!”  孤飞燕不回答,一口紧接一口喂药,快得让小太子都无暇说话。

一碗药一会儿就喂光了。   孤飞燕要走,小太子连忙抱住她的手臂,可怜兮兮地问,“孤药师,我晚上还会闹肚子吗?我不会不死呀?”  孤飞燕低声,“放手!”  小太子不放。

  孤飞燕恼了,投去警告的目光。

  小太子还是不放。

  这时候,君九辰看了过来,冷冷说,“阿泽,别闹了,你该睡了。 ”  小太子将孤飞燕抱得更紧了,“皇兄,我想跟孤药师一起睡。 ”  君九辰立马将手里的信函放下,声音沉了三分,教训道,“你不小了,不得无礼!”  小太子听得出皇兄是较真的,他这才悻悻松手,嘀咕道,“小气鬼……”  小气鬼?  小气什么呢?  孤飞燕琢磨着这三个字,又琢磨起靖王殿下那句“你不小了”,她似乎明白了什么,耳根立马烫了起来!  她回头撞上靖王殿下那有几分不悦的目光,整个人就不好了。 她连忙告退,逃一般地离开了。

  孤飞燕没少在君九辰面前犯花痴,她这诚惶诚恐的样子,他见多了,也没放心上,他甚至没有意识到自己今日对她的好。   他向来都是克制的,甚至故意疏远,他并不希望她跟靖王府有太多的牵扯的。 他更喜欢以另一个身份同她相处,甚至都着迷眷恋了,那是更真实的自己,面对的也是更真实的她。   狠得下心,掩去身份,却掩不去情愫,而又不自知!  身份可以有很多个,面具可以有很多张,心,却终究只有一颗。

  他已经烦躁了那么多天了,却仍旧不知道该拿她怎么办?要知道,最迟明天上午,他们就会抵达晋阳城。 放任一个细作在宫中,且深得父皇信任,于君氏,于天炎都是极其危险的!  小太子走过来了,认真问,“皇兄,我听梅公公说,你回城后就要准备提亲的事了?”  君九辰这才缓过神来,他冷冷说,“去睡,这些是大人的事。 ”  小太子悻悻的,上一次偷喝酒乱说话,他已经被训过一次了,他只敢暗中“使坏”,可不敢再明着劝说。   他嘀咕道,“我总得知道嫂子是谁吧?”  也不知道君九辰听到没有,他又教训了一句,“回宫后安分点,记住,离孤药师远点。 ”  小太子哪知道那么多?他只当皇兄忌惮父皇,他点了点头,有气无力地趴回榻上去。

这时候,芒仲急匆匆送来了一封密函,“殿下,百楚的消息到了!”  百楚?  小太子听了这名字,只当是皇兄在谋划处置宇文晔的事,他也没放心上。 君九辰犹豫了一番,便同芒仲出门去。

  他分明有些急,寻到僻静安全之地,立马打开信函。   这信函三十几页纸,与其说是一份密函,倒不如说这是一份资料,里头记载了宇文皇族近二十五年来出生的所有公主的详细资料,包括直系的嫡女庶女,旁系的所有女儿,以及百楚皇帝和皇后认的几位义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