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0章 好人卡港岛大亨最新章节

您现在的位置:诗歌期刊 > 儿童文学 55浏览

第510章 好人卡港岛大亨最新章节

车上,叶景诚一路处于沉思当中,考虑应该如何加快事业的步伐,又或者说是提前安排好自己的身后事?“叶生,到酒店了。

”直到董震的一声呼唤,叶景诚才回过神来。 车辆停靠在富豪酒店的大门前,原本站在门口的侍应,马上走上来替叶景诚开门。 另外还有一个代为泊车的侍应走上来,不过看到车的前排坐着一名司机,便很醒目的退回了原位。

等到叶景诚和贴身保护他的董震以及凌国梁下车之后,侍应脸上堆满笑容的凑近三个人问道:“先生,请问多少位?”像他们做侍应的最重要是随机应变,比如对客人的开口语也是一种技巧。

一般的人他们会先问有没有预约,因为这是星级酒店特有的规矩,即使餐厅里面一个客人都没有,想要进餐也必须先行预约。

当然,这里有个前提叫一般人,好像叶景诚这种身光脖子靓的人,一看就知道他绝对具备在五星级酒店消费的能力,餐厅的那些空位也正是为这类贵客准备。

“一位。

”董震代为回答。

“一位?”侍应稍微愣了愣,不应该是三位吗?不过很快反应过来。 明显眼前的叶景诚才是正主,在他身边的两位应该是保镖之类。 将叶景诚引入餐厅内部,侍应收到对方豪爽的消费,便迈着开心的脚步离开。 叶景诚今晚过来并不是为了谈公事,而是私事上的陪美女吃饭,这位美女正是欠他两顿饭的陈玉连。 过了大约十五分钟后,陈玉连在侍应的引领下来到叶景诚所在的饭桌。 一坐下来,陈玉连以一种不自然的心情打量了四周一眼,说道:“叶生,我不知道你会带我来这里吃。 ”如果让她说句老实话,那就是她没带够钱过来。 或者说自己完全没考虑到,以叶景诚的身份又怎么会去一般的饭店,来这种五星级酒店消费再正常不过。

“这一次我请你,下一次你再请回我。

”叶景诚将桌面的菜牌递给陈玉连。

陈玉连此刻很想硬气的说一句:“不行,说了她请就应该她请才是”。

可惜她自己的钱包不争气,所以这句话始终说不出,也只能默认对方的这个决定。

而且今晚的主题并不是吃饭,而是在于她欠叶景诚那笔钱应该怎么还给对方,其次是叶景诚会不会要求他用其他的方式来偿还。 如果真的有的话……陈玉连看了看桌上的水杯,到时候就一杯水泼过去,帮叶景诚冷静冷静好了。 “想吃些什么?”叶景诚问道。 “不用了,你来点吧。

”从失神中反应过来,陈玉连连忙摆了摆手。 “帮我来一份西冷牛排,至于这位小姐……”叶景诚询问陈玉连道:“海鲜烩饭合不合你胃口?”“随便就行。 ”陈玉连点了点头。 “那就一份海鲜烩饭,然后头盘、餐前汤还有甜品看着上。

”叶景诚确认道。

“好的,我马上过去为两位下单。 ”侍应收起两个菜牌,然后退了下去。

闲来无事,特别是看到陈玉连一副放不开,叶景诚发起话题道:“其实关于你那一笔欠款……”不等叶景诚说完,陈玉连马上搭腔道:“我会尽快还给你的。

”“不是,我是想说你不需要那么介怀,还不还其实无所谓。

”知道对方会错意,叶景诚一笑置之。

“那不行,欠债还钱,天经地义。

”陈玉连认真道。 或者换作其他的借债人,不用他们还钱高兴还来不及,哪会想陈玉连还说什么原则。

若果说十万八万那也就算了,权当是给债主叶景诚一个良好印象。 可那是整整的一百万,以陈玉连现在的收入,至少要不吃不喝存个二十年,才有能力还这一笔债务。

“好吧,其实也不是不用你还,不过就是换一种方式。 ”叶景诚转换一种方式说道。 不过陈玉连听完却是动了动小耳朵,内心暗道叶景诚终于要露出狐狸尾巴,肯定是想借机跟她提一些过分的要求,比如说要她陪他几天什么的。

陈玉连毕竟在TVB做了五、六年的艺人,这些事就算没有正面接触过,也是从别人口中听过不少。

眼见叶景诚打算转入正题,她的手也不禁往桌面的水杯抓去。

叶景诚当然不知道陈玉连正打算泼他一个落汤鸡,继续说道:“你就当是青灯娱乐跟你签约的合约金,到时候只要出演几部电影的角色,这一债就当是一笔勾销。

”“啊!”陈玉连一度以为自己听错,亦或者叶景诚说错了?确认道:“你说什么?”“怎么!你对拍电影没兴趣?”叶景诚问道。

“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 ”陈玉连连忙摇头,否认道:“只是,我怕我拍不来。 ”这当然只是客套话,拍不拍得来还是其次,主要是她身边的几个朋友,好像周闰发、吕梁伟还有赵蕥芝都已经脱离剧集改拍电影,工作了比拍剧集要轻松,收入却高出不知道多少。 陈玉连不是贪钱的女人,不过不贪钱不代表她不需要钱,否则也不会有些人为生活所迫。 现在的重点是,叶景诚招揽她去青灯娱乐发展,确定是让她还钱而不是对她的优待?还是说叶景诚在自己身上做更大的投资,是要她发展成为对方的情.人?这一刻陈玉连脑中闪过千百个念头。 不过想想也不对啊,就算叶景诚想包自己,也没理由一开始就抛出那么多诱.惑,不应该是慢慢的控制她的生活?始终想不通这一点,使得陈玉连的注意力一直没在饭桌上。

最后只能将这一切归纳到传闻当中,所以她从一开始对叶景诚的戒备,到现在不由萌生出一丝的好感,看来叶景诚并没有传闻中的那般好色。 其实她哪里会知道叶景诚原本是有打这个主意,如果在刚才没有受到自己病情影响的话,或者真的会当她面提出类似的要求。

现在叶景诚无偿帮助她,也只是她一厢情愿的想法,或者说她忽略了在叶景诚眼中,一百万对他来说是可有可无的。 不多时,两人点的饭菜送了上来,进食过程中倒是多了不少话题可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