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世皇妃:皇子你别跑》沈秋白孟锦安小说全本在线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诗歌期刊 > 儿童文学 136浏览

《逆世皇妃:皇子你别跑》沈秋白孟锦安小说全本在线阅读

精彩章节试读:孟锦安回到孟府的事儿很快就传遍了孟府上下,她才刚回到自己的竹香院,老夫人便带着柳氏和孟颜儿上了门。

看这三人的架势,孟锦安眉心跳了跳,来者不善啊,好在原主的所有记忆她都知道了,也对这三位有了一个初步的了解,自己平时看的电视剧也不少,演演戏什么的也不是什么难事儿。

连忙脱了鞋袜躺进被窝里,装出一副虚弱的样子,吩咐身边的丫头春怜不许露馅儿。 看到自己身边的丫头只有春怜一个人的时候孟锦安愣了愣,记忆里还有一个叫尘香的丫头,可她为了保护自己,死在了那艘船上。

“妹妹。

”孟颜儿一进内室,直接朝着床前奔来,看她这么着急的样子,孟锦安愣了愣,随后也忙装出一副受了惊吓可怜兮兮的模样,“姐姐,吓死我了,我还以为回不来了呜呜呜...”“这不好好回来了吗,别瞎说,以后可不要随便乱跑了,父亲和老夫人都急坏了...”孟颜儿说着在锦安的脸上打量了一番,怎么觉着这丫头,有点怪怪的。

这不是你给我出的主意吗?怎么就是我乱跑了?孟锦安心里翻了个白眼,但戏还是要演,“都怪我不听姐姐的话,非要去走水路,若是听了姐姐的走官道,虽是路远了点儿,但也安全,唉,我还是没有姐姐想的周到。 ”孟颜儿脸色一僵,她什么时候让她走什么水路官道的了,要是不走水路,那些人不就白费了?“妹妹是不是惊吓过度,都在说胡话了,老夫人,还是派人请大夫过来看看吧。

”“请什么大夫,我看她就是不想活了,好好的孟家大小姐不做,跟个野丫头一样到处乱跑,丢尽了孟家的脸面。

”老夫人压根没往床边走,径直在软塌上坐下了,说话的时候眼中满是嫌弃,时不时瞥一眼孟锦安,便像是脏了她的眼睛似的。

“老夫人,生气归生气,万一锦安的身子有个好歹,老爷回来可是要生气的。 ”柳氏就在老夫人身侧,对老夫人这样的反应十分满意,又勾起嘴角,添油加醋道,“您忘了上回,她与人私传书信,您罚她跪了祠堂,老爷回来可心疼的紧呢,这一回...”“由不得她!”老夫人猛地一拍桌子,就连柳氏也吓了一跳,“她父亲不管教,我这个做奶奶的也不能不管,如此放任下去,迟早有一天孟家要败在她手里!”老夫人一直不喜欢孟锦安,原因要追溯到她母亲身上了,当年父亲要娶母亲的时候她便不同意,那时父亲考中了进士,母亲是商贾家的女儿,老夫人便说母亲配不上父亲,让父亲去求娶官家小姐,那时父亲与母亲正是情浓,便说出了娶不了母亲此生决不娶别人的话来。

后来母亲带了几万两白银的陪嫁,再加上一些商铺土地,老夫人才松了口,成亲以后不到一月,便以母亲没有身孕为由要给父亲纳妾,父亲出面阻拦了下来,从那以后老夫人更是不待见母亲,认为母亲故意撺掇父亲不听她的话,处处刁难。

柳月兰便是老夫人娘家的人,母亲嫁给父亲两年了肚子也没什么动静,此时老夫人要纳姨娘父亲也没说什么,柳氏便进了孟家的门,没过多久就有了身孕,母亲以为真的是自己的问题,便又给父亲抬了几房姨娘。 可过后不久,母亲也有了身孕,这才惊觉怀不上孩子的问题不在于她,一番查证下来,才知道是老夫人为了防她,故意命人在她的吃食里放了东西。 母亲心灰意冷,对老夫人也没有以前那般敬重,连着孟锦安生出来也不受待见,但好歹也是嫡女,父亲对她倒是颇为疼爱。

这些事情是母亲临走之前跟她说的,那时候母亲就像是知道了自己这一去就回不来了一样,跟她说了许多话,可她却在母亲怀里睡着了。 “姐姐。

”孟锦安装作很害怕的样子躲在孟颜儿身后,可是声音可不小,“姐姐,你替我跟老夫人求求情吧,你跟她说不是我自己跑出去的,是姐姐你出的主意啊,是你说老夫人的话父亲不一定听,可是祖母的话,父亲是不敢不听的...”孟颜儿后背一僵,甚至能感觉到老夫人的目光跟利剑似的垂在自己背后,回过头仔细打量了孟锦安几眼。 明明音容样貌都是以前那个傻丫头的,可怎么这次说的话却处处都是陷阱?“锦安,虽说以前也有很多事情都是你姐姐替你承担下来的,可这次这么大的错你怎么能往你姐姐身上推呢?我平日里待你比对你姐姐还要上心一些,你这样说,岂不是伤了我跟你姐姐的心。 ”柳氏见风头不对,忙站出来说话,孟颜儿却是扭身跪了下来,双眼通红,看起来格外可怜,“既然妹妹这么说,那我这个做姐姐的也不好说什么,就当做是我的错好了,请老夫人责罚与我吧。 ”哦哟哟,孟锦安默默撇了撇嘴,看来自己装可怜还是比不过这位,反正该说的也都说了,现在唯一护着她的父亲也不在,只能认打认罚了。 老夫人的脸色缓了缓,柳月兰是她娘家的人,自然不会不听她的话,她平日里对孟颜儿比锦安好上千百倍,见她这副模样,有些心疼起来,“颜儿你起来,不要再惯着你那不成器的妹妹,她那样狼心狗肺的东西,记不得你的好的。

”狼心狗肺?锦安突然感到心里痛了一下,平心而论,她从未做过对不起孟家的事,相反,倒是因为她,孟家才能过得如此体面,若是只凭着父亲的那些俸禄,府上的人早就饿死大半了。

“老夫人。

”孟颜儿起身,走去了老夫人身边,“锦安现在身子还不大好,还是不要罚得太重,只要在祠堂反省反省就是了。 ”说完回过头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看了孟锦安一眼,似乎想说我只能帮你到这里了,锦安在心里默默干呕一声,没有说话。

“来人,把二小姐带去祠堂!”老夫人一拍桌子,起身就走。 展开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