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江仙·余生托江海以寄

您现在的位置:诗歌期刊 > 儿童文学 178浏览

临江仙·余生托江海以寄

  喷薄的晚霞燃烧着光彩,绚丽的颜色一直延伸至长天尽处,夕阳早已坠入地平线,只有一阵慵懒的风轻轻落在南中垂丝海棠树的梢头,惊艳了这一片平静。 这样的黄昏来得太迟了。

它呢喃在寂寂人定初的时分,我亦不忍扰乱这样的安详。

霞光无尽地延伸,越来越远,重合于几个世纪以来的每一个傍晚。

秋水共长天一色,嘉陵江水,亦如此。

《墓畔哀歌》里说,我想让丹彩的云流,再认认我当年的颜色。

我也是。   可惜,我都不是。 只做了这悲悲惨惨的人,立于你的坟前,掩面哭泣。   我的相思已化作红豆,种在琼楼旁祭奠垒垒的荒冢。

被后人重燃的青焰,闪亮了半边的苍穹,我站在你的坟前将你的魂招,却始终窥不见你的长情。

我听见了《瑶台曲》,见着了风敲竹,如花美人把眉蹙,谁高情已逐?我喜你气贯长虹,也拔剑指向长空,我吻遍了你墓前的枯草,却不见你英魂迢迢。   我仰视青天,再无所谓恬静的色彩,只有嘉佑年间无尽的欺瞒。

我踟蹰于这里,哽咽吟诵你的诗篇。 世人皆为劣根,只有你是心性高洁。 我哀吟缓行,渴望借着月光再见你一面,然而全部都只是原宥,你的决然令我害怕,在孤草萋萋的坟头,我明明见你举起了金觥。   凄冷的湖水围绕着你的坟,有寒风洒在你的墓碑上,你也讲,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

  子瞻,你说着长恨此身非我有,我和你是纵使相顾也无言。

你的小舟已逝,我的余生只能托江海以寄,究竟何时才能忘却营营?  原来,你来人间的这一趟,我惟有泪千行。

作文网专稿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假如我是碧海边的篝火,也至少可以燃火一夜以后,捧着自己的灰烬哭泣;假如我是国画里的一滴水墨丹青,也至少可以留下躯壳在这白描之上,即使灵魂无处安放,也销了所有情感在世间。   我甘愿随了你做这一堆白骨,不再想哀矜独活这人间。 我深知为人的故乡都只有死路一条,站在青山面前,化成一座孤冢,残阳满天。 我常登山忘返,在头顶的长天中,痴见你的笑颜。

在一片灰色的惨淡中,我听见了圣徒的祷告,和亡命徒的流连。 你归命西天的那个夜晚,也是这样的圆满。 别人都有甘棠遗爱,你却只有满腔的壮志难酬。   我放声长嚎,六十四年流年偷换。 我爱,即便宇宙渺茫风卷沙土烟尘尽腥。

我恨,纵然后世人还你清白,也只不过一抔黄土。 我泪眼朦胧,见到的是血雨、刀光、剑影全被捣碎揉成了杂冗,你站在彼岸对我无奈地笑。 我跪地、捶地,不断地撕扯,声嘶力竭,你却驾轻舟越来越远。

  假如生命是一场无休止的修行,我道行太浅,是你赐予了我的全部生命。 我多次寻你于杜康,从江山如画,到山麓归返牛棚。

在多个月光如洗的夜晚,我含泪退至墙角,听风竹潇潇,也见了你散发拨弦的豪放。 我再拿不动酒杯,一声坠地,我只看到无尽的夜色和凄冷的风。

我终于明白,我不得不承认,你已经离去,化身孤岛的鲸,葬身在这大好河山。 任我追,任我留,惊起却回头,有恨无人省。   我终于不得不承认,你已经离去,原来所有的所有,都只是海市蜃楼。

  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高一:何姝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