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4章 不是喜欢是习惯

您现在的位置:诗歌期刊 > 儿童文学 57浏览

  花庄主亲自帮孤飞燕推开房门就走了,孤飞燕杵在门口,总觉得有点不对劲,却又说不上来。

  她大步走进去,发现自己进了一间茶室。 屋内摆设非常简单,色调是偏冷的黑白灰,茶桌上却摆了一盆连翘花,虽然只有一两只却让冷清清的茶室有了生机。

  茶室不小,一眼可见全貌,一室空无一人。

  “靖王殿下?”  孤飞燕狐疑了,她继续往内屋走去,也不敢太大声,问道,“靖王殿下,您在里头吗?”  内屋是一间书房,满满两堵墙的书,基本没有其他摆设。 和茶室一样,虽不小却一眼可以看全貌,最右侧有门,还藏有里间。   这书房里也连个人影都没有。

  “靖王殿下,您在里头吗?”  “靖王殿下,下官可以进去吗?”  孤飞燕喊了好几声,都没得得到回应。

若不是花庄主说靖王殿下在屋里等她,她早就去别处找了。   孤飞燕一边问,一边继续往最里头走。

  此时,君九辰正在最里头的卧房里。 他刚刚睡醒下榻,正在更衣。 他早就听到外头的声响了,一开始只当是仆人进来了,而一听到熟悉的声音,他就意外了。

  他先是一愣,却也没多想是什么人带她来的,很快就继续解开睡袍的衣带。 他站得笔直,看着大大的落地铜镜中的自己,连脱衣的动作都那样优雅从容。

他表情缄默,对于孤飞燕渐渐靠近的脚步声,可谓是充耳不闻。   “靖王殿下,您在屋内吗?”  孤飞燕小心翼翼,一边问,一边绕过屏风,就这样猝不及防地撞上了脱去睡袍,光着上身的君九辰。 不似在药汤池里水汽氤氲,模糊不清。 此时此刻,在明亮的灯火光中,孤飞燕看得无比清晰。   这个男人的后背,上宽下窄,肌肉精炼紧绷,线条如雕,简直性感道令人想马上就犯罪!  “靖……”  孤飞燕怔住了,怎么都没想到会撞上这一幕。 然而,君九辰去没搭理她,他慢条斯理穿上底衣,他的动作依旧优雅从容,自然得仿佛一点儿都不受她突然闯入的影响,仿佛本就是默许她闯入他的领地,窥视他的一切的。

  孤飞燕却一点儿都不自然,她一缓过神来立马就躲到屏风后去,背对他。 她心惊胆战着,才站了片刻就觉得站在这儿也是不妥,她急急走了出去,一口气走道大门外去。   不同于之前,这一回孤飞燕都来不及犯花痴,来不及想入非非,来不及谴责自己犯罪。 她除了紧张还是紧张。

  其实,很多时候犯花痴,想入非非,心猿意马那不过都是内心坦荡的玩笑。 心里有鬼才会紧张。   紧张着紧张着,孤飞燕忽然意识道了不对劲。

  靖王殿下是故意的!  她从茶室走到书房,从书房走到卧房,一路喊进去问进去。

靖王殿下怎么可能没听到!他分明听道了,却故意不应她!  他怎么……怎么可以这样!  孤飞燕越发失望了,既失望也恼火。   “可恶!流氓!”  孤飞燕骂出这两个词后就被自己惊着了。 她已经很久没有这么生气,这么骂人过了。 因为……因为她已经很久没有见到臭冰块了。

她此时此刻的心情,除了多了几分失望,跟每次见道臭冰块时那么那么相似。

  怎么会这样?  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了?  屋内那个男人是靖王殿下呀!是她死心塌地仰慕喜欢的靖王殿下,神祇一样,孤冷禁欲的靖王殿下呀!  是他原本就是这么坏,跟臭冰块一样坏,她太笨没看透?还是他变了?抑或是他对喜欢上的女人,都是这样的?他私下对韩虞儿,也会这样吗?  孤飞燕想着想着,冷不丁一巴掌拍向自己的脑门,让自己别再胡思乱想;让自己清醒,从那份敬仰之情里彻底清醒过来!  她喃喃自语起来,“流氓!混蛋!一个德行,都不是好东西,我真是瞎了眼!着了魔了我?亏我昨夜说那么多,简直浪费唇舌!还说记下了,骗子……”  君九辰早就已经换好了一身便装,此时此刻,他就站在孤飞燕背后不远处。 他靠着墙,双臂环抱,不似平素那么冷肃,而是多了三四分随意。   他不动声色,耐着性子听着孤飞燕的抱怨。   他已经很久没有听她骂过人了,很久没见过她气愤跳脚的模样了,他很想走道她面前去,好好瞧一瞧她如此真实的样子,他最喜欢的样子。 只可惜他眼底闪烁着丝丝复杂,终究没有上前。

  孤飞燕,我可不可以当你这是想臭冰块了?  孤飞燕,臭冰块很想你,你想呢?  孤飞燕渐渐沉默了,君九辰才走过去,“随本王过来。 ”  他并没有在她身旁停留,冷冷留下这命令就往露台走去。

孤飞燕只当他刚刚从屋内出来,她明明恼着,可是,看着他的孤冷的身影,却也不知道为何就恼不起来了,反倒……反倒有些难过。   她总觉得,他不应该是这样的,他不会是这样的。

  孤飞燕跟了过去,在茶桌旁坐下。

很快,仆人就送来了茶点,竟清一色全都是甜食。   “自便。

”  君九辰冷冷说了这两个字,就端起一碗紫米甜汤吃。 他昨夜至今都没进食,很饿。 然而,他刚吃了两口就蹙眉了,令人撤掉。

  孤飞燕以为他嫌甜,哪知道他嫌不够甜,令人仆人多加冰糖。

  孤飞燕好不意外,她一直以为他吃得很清单的,她忍不住问,“殿下喜欢甜食?”  君九辰先是“嗯”了一声,没一会儿又补充了一句,“习惯了。 ”  他从有记忆开始就吃甜食,几天不吃就会想念。

“喜欢”说不上,更像是一种习惯,哪怕失去了记忆也改不掉,忘不掉的习惯。

  “习惯?”  孤飞燕还要问,君九辰却反问道,“怎么,你不喜欢?不对胃口?”  孤飞燕可喜欢甜食了,打小就喜欢,她如实回答,“不,我很喜欢。 ”  君九辰颇为满意,“那还愣着作甚?尝尝。

”  孤飞燕可不是来吃甜食的,她也不饿,她认真说,“殿下,咱们的事……”  她还未说完,君九辰就夹了一块马蹄糕塞她嘴里,“嘘,先陪本王吃顿饭,本王很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