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1章 赏赐,你且等着

您现在的位置:诗歌期刊 > 儿童文学 129浏览

  天武皇帝的视线在君九辰和孤飞燕之间来回,越看他们,他是越满意。 其实,他们这一趟大部分情况,他都已经知晓了,但是,他仍旧要他们亲自来禀。   君九辰在,孤飞燕自是不会主动说话。

  虽然此行来回两个月,发生了不少事。

但是,君九辰就只禀了两件事,一是同承老板交涉的情况,二是孤飞燕协助救了泽太子一事。   温雨柔就被大理寺关押定罪,东疆那边又有药可用,君九辰还以天炎靖王的身份同承老板有了交情,孤飞燕可以说是完成了一箭三雕的任务,天武皇帝非常满意。 至于花月山庄和玄空商会的买卖,他也没多问询,只令君九辰去查出花月山庄幕后的正主,做好安排。   君九辰提起泽太子,天武皇帝才问起了秦墨,孤飞燕敷衍了两句,主动讨赏,岔开话题。 梅公公一听她讨赏,立马帮腔,给孤飞燕邀了大功。   玄空商会一事,天武皇帝本龙颜大悦,打算重赏孤飞燕了。

听梅公公这么一说,他更加高兴,大手笔赏了孤飞燕二十万金。   二十万金!  如果梅公公没私吞收买上官大掌柜那笔三十万金巨款,他一定会震惊的,甚至羡慕嫉妒恨的。

毕竟,这是天武皇帝有史以来给出的最大奖赏。

但是,吞了那三十万金的梅公公,此时此刻心里头是有些愧疚和惶恐的。

毕竟,这一趟最辛苦的是孤飞燕,她得到的却不比他多。   有多大能耐,揽多大活;有多大本事,拿多大好处。

贪赃之事本就危险,不掂量清楚自己的分量更加危险!  梅公公越想越觉得自己吞那三十万金吞多了,为孤飞燕做的还不够。 他瞄了孤飞燕几眼,心想,无论如何,往后在皇上面前他还是要多帮衬孤飞燕。

  对于二十万金的重赏,孤飞燕好不意外!  她知道天武皇帝会重赏,但是没想到会这么多!她甚至嗅到了天武皇帝要收买她,讨好她的味道。 天武皇帝怕是又要她做什么了吧?  事来则当,再者,天武皇帝不找她的事,她和靖王殿下也很快就他的事的。 孤飞燕就不管那么多了,大大方方收下,福身道,“谢皇上!”  她暗想,这笔钱应该能同密探多买一份情报的。

她是同靖王殿下合作,而不是托靖王殿下帮忙,她必须有所付出,而且,也必须占据一些主动,以免太受制于他。

  天武皇帝笑道,“呵呵,孤药师,三七案办得如此漂亮,这是你应得的!”  一听这话,孤飞燕更意外了。 二十万金赏的是她在三七案上的功劳,莫非,救了泽太子,还另外有赏?  天武皇帝没那么大方吧?  天武皇帝确实没那么大方,二十万金也确实有他对孤飞燕的收买讨好之意。 他打算将孤飞燕赐给靖王当侧妃,帮他和大皇叔盯紧靖王的一举一动。

  如果是两个月前,立侧妃还是麻烦的事,毕竟,他要顾忌韩虞儿的感受。 可是,这两个月来,就夏小满给他的情报看来,韩虞儿并不是靖王妃最好的人选。

  他既希望通过联姻,为天炎,为靖王助力,却也不希望靖王妃同靖王太过于一条心。

因而,提亲的事早就被耽搁了,他还需要慎重物色人选。

  天武皇帝余光朝君九辰瞥去,认真起来,问道,“靖王,孤药师救了太子,乃是大功,以你看,当如何赏赐?”  君九辰方才禀完就一直在旁站着,一言不发,表情清冷。

他看似不关心孤飞燕,实则留心着父皇对孤飞燕说的每一个字。   他非常清楚自己的父皇并非真正大方之人,他也嗅到了阴谋的味道。 只是,他和孤飞燕一样,并不知道梅公公这两个月来干了多少“好事”,他只当父皇这么问是有意试探他。

  君九辰面无表情地回答,“救太子确实是大功。 依儿臣看,当于早朝上当众嘉奖赏赐!至于赏赐什么,还是由父皇做主。 ”  天武皇帝要的正是这个答案。   他想,孤飞燕虽然出身一般,又曾有过婚约,幸好,她那婚约退得一点儿都不丢人。

她立此大功,他当着文武百官的面将她敕封为靖王侧妃,也算是合情合理,靖王应该是不会起疑心的,而且也没有拒绝的余地的。   天武皇帝心下窃喜,却捋着胡子,认真说,“极好极好!孤药师,你且等着,待朕收拾了祁苏两家,朕定当好好赏你!”  靖王早就放出太子失踪的假消息,宇文晔还被关押,祁苏两家尚且不知事情败露,这件事,暂时并无法公开。

天武皇帝是有些着急的,毕竟,他非常清楚自己剩下的时间不多了,而他的大皇兄暂时并无法脱身,回晋阳城。

  他最怕的便是自己闭眼之后,靖王会不受控,会趁机谋位谋权,真正掌控君氏,掌控天炎。 到时候,大皇兄要掌控他就难了。

无论如何他都要撑到大皇兄回来,而在这期间,他必须将靖王盯得紧紧的,若能摸清楚靖王的底,更好!  又同孤飞燕聊了几句,天武皇帝便令孤飞燕先回去了,他将君九辰带到了侧殿去,一边对弈,一边聊起如何继续东疆的战事,也问及了冰海的情况。

  没多久,他就提起了婚事,“辰儿,你可是真心想娶韩家三小姐?”  君九辰淡淡回答,“父皇做主便可。 ”  天武皇帝点了点头,说,“辰儿,你虽非储君,可君氏的嫡媳向来不可随意。

父皇原也想随你的意,只是,韩虞儿虽出身韩家堡,可终究还是养女,非韩家血统。 以父皇看,正妃一事且搁一搁。

下个月大慈寺药佛佛诞,四方宾客同聚大慈寺,届时定有不少大族之后,名门之女来访,你不妨好好物色物色。

”  君九辰还是乖顺地点头,“是。

”  天武皇帝非常满意,这才催促,“晔十三可招供了?此事,务必在药佛诞之前处置了!朕可不希望祁家的人参加祭奠!”  “父皇,祁家之人非参不可……”君九辰早有计划,他详细解释起来。   夜深深,君九辰仍在宫中,孤飞燕已经和秦墨回到了孤家。 即便很疲惫,可是,她还是一进门就拿出了那副无名画来给秦墨看。

  她认真地说,“你瞧瞧,这画能不能复原?能复原到什么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