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学毕业论文藏清军镇压早期太平天国地图

您现在的位置:诗歌期刊 > 儿童文学 174浏览

历史学毕业论文藏清军镇压早期太平天国地图

一 引言  军事活动离不开军事地图。 清军在进剿早期太平天国期间,将帅间的文书、奏摺以及上谕中经常提到地图。

如咸丰元年四月二十五日(1851年5月25日)周天爵写信给赛尚阿说:此时愁苦无聊,索人画地图。 (注:《周天爵致赛尚阿信》(咸丰元年四月二十五日),《太平天国史料集》,出版社,1982年,第137页。 )同年五月十九日(6月18日),徐广缙在奏片中称:臣接广州满洲副都统乌兰泰由西省武宣军营来函,并将大营地势及应防贼匪窜逸处所绘图贴说,极为详明。 (注:徐广缙:《奏周天爵向荣怯战失利片》(咸丰元年五月十九日),《太平天国文献史料集》,第147页。

)同年六月十一日(7月9日)的上谕内,据乌兰泰奏称:又另片所陈各情形,并将独鳌山形势绘图呈览,披阅均悉。 (注:《谕赛尚阿查明威宁镇官兵溃败情由》(咸丰元年六月十一日),《太平天国文献史料集》,第193页。

)太平军占领永安州之初,姚莹写给乌兰泰的信中也说:弟出节相手谕,与二位(指巴清德、长瑞引者)阅看,均即遵奉同兄熟商,兄以阁下寄来地图出示,以贼近时情事详细告知。 (注:《姚莹致乌兰泰函牍一》,《乌兰泰函牍》卷下,中国史学会主编《中国近代史资料丛刊太平天国》(以下简称《太平天国》)第8册,上海人民出版社,1957年,第692页。

)据载,永安州莫村人莫金灿曾为姚莹绘一地图,对此,姚莹记云:  现得一永安州之莫村人训导莫金灿,深明永安地方形势,绘呈一图,似为的确。

据此而观,贼得上算。

我则兵怯于战,将不齐心,一也。

大兵分驻,刘、李在州城西北,乌在西南,向自东来,尚未知驻营何处。 如果声气相通,原可为犄角之势;倘见阻隔,则不能相应,二也。 省来军装、粮台饷项应解大营者,未有妥便之路,三也……今日得一地图,较昨图为确,谨以呈阅。

(注:姚莹:《中复堂遗稿续编》卷1《复邹中丞言事状》。

)  由此可知,清军在对付早期太平天国的军事行动过程中绘制的地图定当不少,可惜上述提到的那些地图都已失传了。 所幸的是,这类地图至今仍有流传于世的。

  在英国国家档案馆(PublicRecordOffice)庋藏的中文地图里,至少有六幅是清军用于镇压早期太平天国的原始地图(注:另有两幅英档地图,可能也与太平天国有关。

FO931/1888为一简明的平南县舆图,绘出杏花村、大将桥,注出此路可通思旺;FO931/1944为一幅湖南南部地图,绘出衡州府城与省城长沙之间的九座县级及其以上城池。

因无确证,附记于此。

),内五幅系清军围攻永安州的军事地图,一幅系长沙攻守形势地图。

究其来历,是第二次鸦片战争期间英军于1858年占领广州后从两广总督衙门里掳走的,先后收藏于香港(港英政府秘书处)、北京(英国驻华大使馆),1959年始运往伦敦。

  由于反映早期太平天国的文献史料保存下来的相对较少,这批原始地图便显得弥足珍贵,且迄今除DavidPong进行过编目外尚无人作过专门。

今拟作初步考释,以祈专家指正。

  因地图均出自清军之手,图上诬称太平军为贼、贼匪、太平军军营为贼营,文中不再加注,特此说明。

    二 清军围攻永安州地图  咸丰元年闰八月初一日(1851年9月25日),太平军首次攻克了一座城市永安州(今广西蒙山县)。 太平军在此驻扎了半年,封王建政、肃奸防谍,四周严加防守。

与此同时,清军各部也迅速尾随而来,陆续扎营外围,很快就形成了南、北两路主力:南路军乌兰泰部驻西南佛子村,北路军驻北部古排塘(先由刘长清负责、后归向荣指挥),欲将太平军阵地团团围困,以实现其围而歼之的战术。 英国国家档案馆庋藏编号为FO931/1891、FO931/1939、FO931/1941、FO931/1947、FO931/1949的五幅地图,即为清军围攻永安州时期的清方军事地图。 (转载自http://科教作文网)  伦敦大学亚非学院()的DavidPong对这些地图的编目,因没有考证出各图绘制的确切时间,只能依档案序号加以著录(注:见DavidPong所编ACriticalGuidetotheKwangtungProvincialArchives一书。 该书原有中文书名《清代广东省档案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