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百四十四章 结案大明文魁最新章节

您现在的位置:诗歌期刊 > 儿童文学 163浏览

八百四十四章 结案大明文魁最新章节

丘橓所奏之事,立即传遍朝野。

真相是朝廷派出的御史吕毓昌在归德府上,查出河工贪腐之案,被府同知买通其下人所害,归德府知府命仵作伪造其自杀,以此为结论上报朝廷。 至于其他还有知情不报,有贪污河工银犯事官员。

其中有在河道衙门,布政司,按察司,御史任职官员,还有万历十年十一月后从河南调任至他处的官员。 一共一百二十五名官员涉案。 其中二品以上官员两名,河道总督李子华,现任右布政使董汝汉。

三品以上官员三名,原河南按察使(已致仕),河南道参政,大梁道参政方进。 四品至七品官员三十九名,河南沿河州府县官员,甚至监察官员大多在列。 天子从初期的震怒,怒不可遏,待得知这么多官员涉案后,则是成了一脸懵逼。

于是天子下令刑部左侍郎(刑部尚书潘季驯被弹劾回家)主审此案,两日后刑部左侍郎上表称疾。 天子又命大理寺协理此案,大理寺卿上表年老告致仕。 天子闻言震怒,这还有没有王法了,各个都怕得罪人,不敢担当。 刑部,大理寺推托,三法司只剩下一个御史台。

御史台里老成持重的官员纷纷推托,倒是有一群愣头青口口声声的要杀尽贪官,整肃官场,但他们这么说,反而不敢将此案交给他们去办。

天子当下气不打一处来,刑部,大理寺,御史台都在推脱,没有一名官员敢出面任事。 好,那就给朕一起干活!一个也不准逃。 于是天子下旨三法司会审!如此案子方有人办,但三司官员凑在一起,足足审理了一个月,仍是没有任何结果。

天子本想他们群思群议,拿出一个决定来,但却成众官员推诿扯皮之处。

而其间无数人或出面,或请托,在三法司官员那替人说情。

与其同时丘橓的名声,也有一天一地的变化。 丘橓奏章刚上时,读书人是一片叫好,认为其有风骨,不愧是嫉恶如仇,眼睛里掺不得沙子的好官。

但风向后来立即有了变化,如之前丘橓所弹劾的官员,就有不少人在这时喊冤叫屈。 特别是他主审张居正案,籍没张家之事,被拿出来说。 他逼死张敬修,以及辱及张家女子,欺负孤儿寡母之事被公之天下。

最重要是他言之凿凿说张居正贪污了两百万,但最后抄家只得二十万两,甚至连寄脏的曾省吾等三名官员家里都抄了,结果也还不到二十五万两银子。

但丘橓仍觉得自己没错,不仅没有把责任揽在自己身上,反而怪当时湖广官员纵容包庇,使得张家从容转移财产。

此事在街头巷尾议论纷纷,然后就有官员上表说丘橓,在抄没张居正家中所为,并质疑丘橓如此酷吏,那么他在河南办案,是否真的过苛?此表一上,李植等当初弹劾过张党的御史们坐不住了,当场上奏章维护丘橓。 于是朝廷上奏章往来,成了一场骂战。 但是这一次舆论都不站在,主持清算张党的李植等御史这一边。 追究当初丘橓抄没张家的奏章络绎不绝,与李植等御史形成骂战。 申时行府上一时间车马不绝,官员们都上门求申时行出面,在天子面前保下河南官员。 就在这时,林延潮的奏章抵京师。 林延潮奏章弹劾原归德府知府,同知主谋了御史被刺之案,河道衙门监督不利至河工敷衍,除此二处外,于河南道其他官员一字不提,等同于保下了这些官员。 林延潮奏章一上,本是磨磨蹭蹭一个月多的三法司会审官员立即精神抖擞,马上有了结论。 归德府知府,同知为首犯,但河道衙门,及其余官员虽有失职之处,却并非大罪。 于是天子召三辅臣议事,最后商议此案。

当时议论经过外人不得而知,只是后世申时行所撰的文章中窥得一丝半点。

天子召三辅臣至乾清宫暖阁问道:“河南大灾,小民不得安生,其罪乃关于吏弊,或是朕德不修?”申时行对道,臣等窃见近年以来,并非河南一地,各处奏报灾伤,如陕西亢旱、江南大水、江北又有蝗虫。 但河南黄河冲决,委的灾伤重大。

皇上圣德方隆,岂宜有此?这是臣等奉职无状所致。 臣等自当痛加修省外,整治吏弊。 ”天子容色稍宽曰:“丘橓参劾河道官员贪墨,不恤百姓。 这些官员当如何处置?”申时行对道:有司为民父母,若是贪赃坏法,百姓不得安生,自当问责有司。 臣有等一得之愚,眼下河南百姓于水深火热之中,严惩贪官污吏并非治本之道,若要救百姓,平息民怒在于蠲免赈济。

”天子道:“太后说憨山大师有言,朕即位以来,虽是天下太平,但对官员惩罚不免太重,昔日张江陵之案,因言官弹劾不休,牵涉太多官员,官员们人心惶惶,以至朝纲动摇,故而天下才有这么多灾害。 朕反思再三,打算恩抚天下。 ”申时行道:“圣见高明,深切时弊。 臣等不胜仰服。 容臣等撰拟手敕,上请圣裁施行。

”天子道:“可。 ”于是申时行退下后拟旨,天子御览后昭告天下。 谋害御史吕毓昌的三位奴仆,伪造假证的仵作等一律秋后问斩。

指使杀人的原归德府同知,勒令自尽。

包庇纵容的归德府知府籍没家财,刺配流放辽东,遇赦不赦。

右布政使董汝汉调广东右布政使。 河道总督李子华等其余官员尽数罚俸。

被杀御史吕毓昌追赠参政衔,以三品官之礼下葬,朝廷于其家乡表彰其忠节。

丘橓破案有功,增俸一秩,林延潮禀案情有功,赐银百两。

最后天子重申,不许言官再拿张居正案说事,御史李植,江东之,羊立可等尽罚俸一年。

但官员得得失失,并非如此简单,这一次申时行与言道的交锋,最后言道败北,申时行大获全胜。 申时行保住了相位,赢得天子信任,并博得宽大之名。

而丘橓虽被天子嘉奖,但遭众官员弹劾下,清名尽毁,向天子请求辞官。

天子准予致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