诊断六大“症状” 投资者可“排雷”退市风险股

您现在的位置:诗歌期刊 > 儿童文学 95浏览

诊断六大“症状” 投资者可“排雷”退市风险股

  7月8日,是、华泽退、众和退三只退市股在退市整理期交易的最后一个交易日。

根据规定,在退市整理期届满后5个交易日内,这三只个股被摘牌,随后终止上市。   哪类容易出现退市股,他们有啥“症状”,投资者该如何防范?  涨跌不一众和收涨另两只收跌  7月8日当天,三只退市股的股价表现各不相同。

  其中,跌幅%,收盘股价为元/股。

在最后一天,的额还有2442万元,换手率为%。

需要说明的是,自5月27日进入退市整理期,退市海润连续遭遇18个跌停,不过在之后11个交易日,退市海润股价累计涨幅%。

  而华泽退,在7月8日的跌幅更大一些,当天收盘报元/股,跌幅%。 值得注意的是,当天华泽退的换手率高达%,成交额为1066万元。

而在5月27日进入退市整理期后,华泽退同样连续遭遇十几个跌停,股价一度跌至元/股。 不过,在7月5日,华泽退股价收盘价报元/股,涨幅高达%。   众和退的情况,则有些出乎意料。 7月8日,在最后一个交易日里,众和退竟然多次触及涨停,截至收盘股价报元/股,涨幅高达%。

需要说明的是,在前一个交易日(7月5日),众和退强势涨停。

而在7月8日当天,众和退换手率%,总成交金额3382万元。

实际上,在5月27日进入退市整理其,众和退先是经历了19个跌停,但之后的11个交易日,众和退股价累计上涨%。   退市原因  触发退市机制的情况不同  从退市原因来看,上述三只退市股触发退市机制的情况也有所不同。

  退市海润,是因为2016年、2017年连续两个年度财务被出具无法表示的报告,以及今年4月30日披露的2018年年报和均为负值,在5月17日被上交所宣布强制退市。

  而众和退,则是因为被暂停上市后首个显示公司及净资产为负值、财务会计报告被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这一情形属于深交所规定的终止上市情形。

  华泽退,情况更为糟糕,公司因2015年、2016年、2017年连续三个经审计的净为负值,2016年、2017年连续两个会计年度的财务会计报告被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公司股票自2018年7月13日起暂停上市。 在暂停上市后,公司未能在法定期限内(即2019年4月30日前)披露暂停上市后的首个年度报告(即2018年年度报告),因此触发了深交所终止上市情形。   股民受损  超37万股民牵涉其中  三只股票的退市,直接涉及到超32万户A股股民。

其中,最多的为退市海润。 截至2019年一季度,退市海润的户数高达万户。

华泽退、众和退最新披露的股东户数则分别为万、万。

三只股总计逾37万股民“踩雷”。

  从股价表现来看,自今年第一季度以来(即退市整理期内,下同),退市海润股价累计下跌%,如果陈庆桃的持股数量未变的话,其从一季度末的万元缩减至万元。 而众和退,在今年一季度以来的累计跌幅为%,那么陈庆桃的持股市值从7840万元缩减至1420万元;而华泽退在今年一季度以来股价累计下跌%,那么陈庆桃的持股市值从万元缩减至万元。   可以发现,仅在30个交易日的退市整理期内,陈庆桃在三只个股上的持股市值就缩水了万元。

  记者观察  A股退市常态化已上路  据记者梳理,自1998年实施退市风险警示制度以来,截至2019年6月30日,A股中累计出现八百多次退市风险警示,最终退市的仅62家,退市率仅%。   但2018年后,管理层加大退市的力度,退市效率在逐步提升,2018年3月份证监会就修改《关于改革完善并严格实施上市公司退市制度的若干意见》公开征求意见,其中一个突出内容是强化沪深交易所对重大违法公司实施强制退市的决策主体责任,加大退市度。

随后,沪深交易所快速跟进,分别就修订《上市公司重大违法强制退市实施办法》公开征求意见。   2018年5月22日,上交所宣布终止吉林吉恩镍业股份有限公司、沈机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股票上市。 于是,*ST吉恩和*ST昆机因财务指标不良成为2018年“严格执行退市制度”背景下首批淘汰的个股。 2018年5月28日晚间,深交所作出*ST烯碳股票终止上市决定。

  此后,深交所2018年11月8日晚间做出决定,确定了中弘股份因连续20个交易日股价低于票面值(1元)退市,成A股第一家“1元退市股”。   2018年11月16日晚,沪深交易所相继发布退市新规,《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公司重大违法强制退市实施办法》、《上市公司重大违法强制退市实施办法》对于涉及重大违法的情形,将可能被强制退市。 2019年1月14日,ST长生收到深交所强制退市的决定。   2019年5月17日,上交所决定,依法依规对*ST海润、*ST上普两家公司的股票实施终止上市。

同日,深交所也对*ST华泽、*ST众和两家公司股票作出终止上市的决定。

  总体而言,无论是证监会主席易会满一个月内两次表态要探索创新多种形式的退市渠道,还是上交所时隔14年再次于同一天对4家上市公司做出实施终止上市的决定,都透露出监管层对退市制度改革的坚定。 历经多年探索和改革,资本市场退市制度逐步健全,已经形成相对多元的退市指标体系和较为稳定的退市实施机制,逐步实现了退市的“常态化、法治化”。 投资者对上市公司退市的理解和共识也日益增强。 随着注册证的实施,A股上市公司的退市速度有望加快。

记者凌天亮(文章来源:重庆商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