拐个皇帝出去浪叶秀拓跋文清

您现在的位置:诗歌期刊 > 儿童文学 105浏览

拐个皇帝出去浪叶秀拓跋文清

笔趣阁最快更新拐个皇帝出去浪叶秀拓跋文清最新章节。

以江湖规矩,叶秀双手抱拳:“那就请大人,带小女子前往练兵台吧。 ”拓跋文刚拍手叫好:“爽快,姑娘,跟我来吧。

”叶秀侧身看着他的背影,一股老谋深算的恶臭味,真是刺鼻,咬牙叹了口气,跟随而去。

脚踏青石小路。

周围复苏的花草树木,格外生机,院中弯弯拐拐,刚到正院,未来得及转弯,便望见拓跋文清匆匆而来的身影。

脚步停顿。 拓跋文刚高兴上前:“你回来了?我请了叶秀姑娘过来,和咱们的将士练练手,你不是最喜好研究武功吗?正巧,一同来看。 ”拓跋文清给了拓跋文刚一记冷眼。 在大街小巷,听闻叶秀被拓跋文刚带来时,便匆匆赶回。

毫不客气的越过拓跋文刚,拉住叶秀的手:“跟我走。 ”叶秀一昧的被他拉着。

却被拓跋文刚拦在面前:“文清,官大官小,你心有数,我特意请叶秀姑娘来,让你高兴,你怎么能说带走就带走呢?你别忘了,这里是我拓跋文刚的府邸,你是我手下的一名千总,身份尊卑,切勿越矩啊!”语毕,手一挥,院中护卫纷纷上前。

拓跋文清将叶秀拉至身后,怒视道:“你以为单凭这些护卫,能拦得住我的去路吗?”“他们拦不住,皇上拦得住。

”拓跋文刚话里有话。 叶秀明显感觉拓跋文清的手一顿,即便手心出汗,也不愿放开她的手。

“你拿皇上,压不住我。

你要清楚,我在皇上心中的地位,比你高。 ”拓跋文清警告。 拓跋文刚无奈一笑,双手背其后,手一挥,护卫手中矛,纷纷指向拓跋文清,拓跋文刚嘴角一扬:“先斩后奏的事,我没少干。

你的确在皇上心中的地位比我高,可我的官位比你高,皇上心中明白,他奈何不得我,毕竟我手中攥着拓跋武家的真相。

”拓跋文清的手,渐渐松解开来。

贴服在叶秀手上的大手掌,渐渐滑落,叶秀忽然觉得,若是这只手掉落,那么就证明拓跋文清妥协了。 立即反手抓住拓跋文清的手。 上前一步。 笑道:“拓跋大人有兴趣看小女子的身手,小女子展现一番便是。

”拓跋文清望向叶秀,眉宇间透露着担心。

叶秀对上他的眼睛,说了一句:“勿忘初心。 ”便转身前往练兵台。 拓跋文清剑眉下的双瞳略显惊讶,他清楚,叶秀是在提醒他,不要在这种小事上,浪费口舌。 “哈哈。

”拓跋文刚笑着离去。 拓跋文清担心,紧随其后。

练兵台前。

拓跋文刚招呼道:“都停一下。 ”随即,挥手道,“邵壮,你过来一下。

”军中统领邵壮将大刀往身后一背,走过来双手抱拳道:“将军,有何吩咐。

”拓跋文刚哈哈一笑,指了指叶秀,道:“这姑娘,有擒拿手的本领,这不,这姑娘想和咱们诸位将士讨教一番,邵壮,你来招呼下。

”邵壮嫌弃的瞥了一眼:“将军,这女人哪有舞刀弄枪的?即便赤手空拳,也是绣花拳吧?小的怕控制不了力度,把这姑娘的胳膊腿卸了。

”“哈哈。

”身后的士兵传来一阵哄笑。 叶秀不屑翻了个白眼,她的擒拿手和跆拳道,可不是白学的,况且,现在的她,身体很是轻盈,走上前道:“这位统领,小女子请教了。 ”“哟呵,还真要打啊?”邵壮更加嫌弃。

“你可别小看了这个姑娘啊,尚书之子卢志刚,可就被她制服的无还手之力。

”拓跋文刚提醒着。 “就是她啊?那小的还真要领教一番了。

”语毕,指着练兵台:“姑娘,请。

”叶秀毫不畏惧,走上练兵台。

拓跋文刚凑近拓跋文清:“你可千万不要做一些蠢事。

”拓跋文清自然垂下的双手,紧紧握拳。

叶秀站在练兵台上,每走一步,脚下的木板都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眼睛不敢离开邵壮片刻,生怕一个不注意,对方就攻了过来。

公平起见,二人皆是赤手空拳。 邵壮乃军中粗人,做事爽快,根本不会给对手钻研的机会,双拳紧握,攻上前去。 眼观敌人,要快准狠。 叶秀脑中徘徊着,当邵壮双拳近在咫尺时,叶秀双手如鞭子一般擒获邵壮手臂,手顺着向下,抓住他的手腕,狠狠用力向下压制。

却发现邵壮钢筋炼骨,想要施展骨骼断裂手法,需要机会。 邵壮“嘿嘿”一笑,稍一用力,将叶秀整个人高高举起,旋转,哈哈大笑着。

叶秀好似一个刚出生的小鹿,被对方玩弄鼓掌之中,她不能打持久战,先不说技术不如人,体力也支撑不住。 头向下。 脑充血。 眼睛盯住邵壮的背脊。 眼珠急转。 甚至狠狠向后倾倒。

背脊依靠在邵壮背脊,用出全身力气,猛然一转,将邵壮拽出去,惯例作用,邵壮未能及时落地,叶秀眼疾手快,手指掐住邵壮后颈,摸索其颈椎。 不料,邵壮双手着地,用力一拍,叶秀随同他一起站了起来。 叶秀“啧……”了一声,手依旧没有从邵壮后颈拿下。 整个人被邵壮轮着。 拓跋文清见状,巧妙将袖口的扣子扯下,用力打了出去。

就在叶秀不知所措之时,邵壮膝盖穴道被重力打击,一个不稳,直接跪在地上,叶秀顺势从他身上跳跃而下,手指猛地掐住他后颈,指甲嵌入其肉中。 刚要断裂骨骼。 脑筋一转。 手腕转动,将邵壮后颈骨头错开,抬手,猛地敲击。 邵壮“啊……”的一声惨叫,整个人趴在了地上,全身发软,站立都困难。 颈椎压迫,挫裂,会导致人眩晕无力,叶秀正是抓住这一点。

众人哗然。

叶秀深吸一口气,看向众人:“献丑了。 ”随即,冲着拓跋文清微微一笑。 拓跋文清以笑容回应。 拓跋文刚见叶秀刚刚的伸手,无疑是擒拿手,快速上前,摸索着邵壮的后颈,看了看手法和那五个手指留下的血印,心中琢磨万分。

“大人,小的无能。

”邵壮及其愧疚。

拓跋文刚拍了他背脊两下,起身,故作赞赏道:“叶秀姑娘,百闻不如一见啊。

”“哪里,大人,戏,您也看过了,小女子是不是可以走了?”叶秀试问。 笔趣阁最快更新拐个皇帝出去浪叶秀拓跋文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