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4章 男人的第六感

您现在的位置:诗歌期刊 > 儿童文学 74浏览

  闵姜西跟陆遇迟没住在园区酒店,到楼上开会的时候,大家都已分区坐好,夜城区,海城区,渝城区还有深城区,总共也有百八十人,一眼望过去生面孔多过熟面孔。

  各城市的一把和二把都坐在前排,陆遇迟一眼就看到丁恪,闵姜西却一眼就看到丁恪身旁的何曼怡。   丁恪跟两人摆了下手,示意身后留着的位置,两人迈步往前,陆遇迟嘴不动声音兀自发出,“毒鳗怎么来了?”  闵姜西同样的方式,一脸淡定,压低声音道:“她只是停职查看,又不是开除,年会这种场合,面子还是要给。

”  陆遇迟说:“看见她就扫兴。

”  闵姜西没出声,谁说不是呢。

  往座位走的途中,闵姜西敏锐发现,很多人都在盯着她看,或明目张胆,或佯装无意,各样的面孔,同样的打量,活像是要从她身上看出三头六臂来。

  闵姜西面子薄,但是心理素质强,猜到这帮人心里想什么,无外乎是那些乌烟瘴气的八卦,她面不改色,挺胸抬头。   两人刚落座,丁恪转过头,“小姨挺好的?”  闵姜西应声:“好着呢,嚷着年会过后要请你吃饭。

”  丁恪笑说:“就等这句话呢。

”  说着,他看了眼陆遇迟,眼底带着几分疑惑,“怎么了,昨晚没睡好?”  陆遇迟喜上心头,如实回答:“昨天下午跟小姨喝酒,喝多了。 ”  丁恪笑道:“还行不行了?”  陆遇迟说:“明显不行嘛。

”  何曼怡犹如芒刺在背,兀自低头看手机,一言不发。   楚晋行是在正式开会之前的十分钟就到了,见惯了老总姗姗来迟或者准时登场,鲜少见提前到的,众人的目光不由得集中在这位‘男女通吃’的年轻老板身上,有些人足够优秀,反而让人没有嫉妒,只有佩服。

  楚晋行手底下的男性都在心里头默认他是领头羊,女性的心思则活泛一些,想着平日里没机会,如果能趁着年会多露露脸,给他留个好印象就好了。

  楚晋行跟各城的主管们闲聊,走至丁恪面前时,何曼怡勾起唇角,叫了声‘楚总’,楚晋行微微点头,随后目光落到二排的闵姜西脸上。   闵姜西下意识的点了下头,慢半拍又补了个微笑。

  楚晋行同样颔首,收回目光,跟丁恪说话。   上午的会议总共两个小时,包括各城的主管发言以及楚晋行的答谢感言,各城一把自然是躲不掉的,其中夜城和海城的二把也有上台,虽说还有渝城的二把跟何曼怡作伴,但闵姜西仍旧敏锐的嗅出一丝异样的味道。   看着何曼怡绷直的后背,像是个不肯卸甲归乡的败将,在努力维持着最后的一丝尊严。   会议结束,众人移步会餐区,起身往外走的时候方能看出谁跟谁是一派的。   不是来自一个城市就一定会成帮结队,尤其是特殊职业,大家几乎都是名校出身,而全国能称作名校的又有几个?  夜大就是其中之一。

  夜大毕业的人称为‘夜大帮’,在先行中人数占多,又以丁恪为首,他一起身,一帮人呼呼啦啦的凑过来寒暄。

  丁恪给大家介绍,“闵姜西,陆遇迟,都是咱们夜大毕业的。

”  很多人对陆遇迟都比较陌生,对闵姜西那是百闻不如一见,早知她背靠楚晋行,这会儿还有不热情打招呼的道理?  其中一个个子娇小,长得不算多美,但胜在圆润灵动的女孩子主动对闵姜西伸手,“你好,我叫倪欢,夜城区的。

”  闵姜西微笑着给予回应,陆遇迟一眼便搭上这个叫倪欢的,之前他看到丁恪的通话记录里,同样有这个名字,该不会是巧合。   果然是个女的。   跟闵姜西打完招呼,倪欢又冲着陆遇迟伸手,陆遇迟微微一笑,心生警惕。

  丁恪笑着道:“别看倪欢长得小,她比你们还大两届,历史系。 ”  倪欢眸子微挑,“丁学长这话说的有歧义,你是说我显年轻,还是说我个子矮?”  喜欢就会敏感,陆遇迟第一反应,倪欢跟丁恪说话的口吻带着几分娇嗔,虽然说是熟人之间的调侃打趣也可以,但他就是觉得不舒服,感觉有人要动自己盘子里的蛋糕。

  偏偏丁恪还特别‘怂’的回道:“我哪儿敢说你矮,不是五十步笑百步?”  倪欢勾起唇角,弯着眼睛,笑起来很是亲善,可能就是传说中长得讨喜的那类人。

  迈步往外走,期间倪欢一直跟在丁恪身旁,两人似乎有很多话可聊,反倒是何曼怡,一不留神没看到她去哪儿了。   陆遇迟不说话,闵姜西偷瞄了他一眼,趁着身旁没别人,压低声音说:“吃醋了?”  陆遇迟望了眼倪欢的背影,闵姜西瞬间闻到了酸味儿,不由得抖了下肩膀,恋爱中的人简直太可怕了。

  到了吃饭的地方,本以为是按照各城区划分,谁料是自由搭配,简直又是一场看似无形实则有形的大型抱团现场。

  闵姜西跟陆遇迟不必说,丁恪的人,丁恪首先就是让两人先坐,随后拉出一把椅子给倪欢,这回不光陆遇迟酸,闵姜西都看出了端倪,细节见远近。   陆遇迟面无表情,闵姜西凑近,不着痕迹的说:“稳一稳,这才哪儿到哪儿?”  陆遇迟压低声音,如实回答:“我现在慌的一逼。

”  闵姜西拍了拍他的腿,以示安慰。   倪欢恰好看到这一幕,笑着说:“你们两个在谈恋爱吗?”  闵姜西和陆遇迟同时抬头,神色各异,前者是波澜不惊,后者是强忍怒意。

  丁恪笑说:“不是,他俩是好兄弟。

”  倪欢说:“是嘛,一个帅一个漂亮,看起来赏心悦目,好般配。

”  陆遇迟说:“不怕按劳分配,就怕按脸组队,原来学姐还是个外貌协会。

”  他似笑非笑,看不出是讽刺还是开玩笑,闵姜西从旁笑说:“他东北人,说话一套一套的,特别押韵。 ”  闵姜西一笑,其余人就当做是开玩笑,丁恪似是无意的说了句:“觉得人家长得帅?”  倪欢看向丁恪,认真回答:“你也帅啊。

”  闵姜西能明显感觉出陆遇迟快要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