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生酱 快穿:救命,男主全都崩坏了!

您现在的位置:诗歌期刊 > 儿童文学 185浏览

花生酱 快穿:救命,男主全都崩坏了!

苏糖都摔懵了,这跟她一开始想的不一样啊!“你给我松手!”话音一出,夜修抱着她的手却更用力了。

他用实际行动告诉她,松手是不可能松手的,这辈子都不会松手的。

苏糖那叫一个气,挣扎几番,正打算给他尝尝成年人才会吃的苦头,结果这一动,整个人都呆滞了。

不是,这种环境,这种气氛,你他喵的都能那啥起来?夜修舔了舔略显干燥的薄唇,软香在怀,这一刻,除了一件事,他什么都不想了。 “我想……”苏糖暴躁怒吼,“不!你不想!”话落,又气急败坏地问系统,“狗子,滚出来,告诉我解决办法!”系统的声音一派悠闲,甚至还有几分看戏的状态,“啊,咱们小龙人觉醒精灵血脉了呢。

”也只有精灵族,才会受生命树影响。

系统,“嘛,精灵族世代都生活在这冰天雪地中,与龙族那荒唐的种族是截然不同的,精灵族轻易不会喜欢上谁,不过如果你能让骄傲地精灵族底下他那高傲地头颅,那么恭喜你,是他的真爱了。

”苏糖听着这些有的没的的话,气不打一处来,现在是解释这种事情的时候吗?“有话快说!”系统,“哎,这就属于常规操作了,试问,一个精灵族动情了,那么,你猜猜看,怎么样才能让他恢复神智?当然是爱啊~”他说这话的时候,就差把yooo~给明晃晃地呈现出来了。

苏糖满目震惊,“狗子,你变了!”系统,“人在江湖飘,谁能一成不变呢,你都变了,我怎么能不追上你的脚步呢。

”苏糖,“……我怀疑你被绑架了,你不是我的狗子,我的狗子不可能如此涉情!”系统乐了,笑得那叫一个妩媚,“哎呀讨厌,人家都还没谈恋爱呢,怎么可以这么说人家呢。

”这口吻,让苏糖莫名想到了一位一米八的壮汉,手里拿着花手绢,在那一脸娇羞地笑。

不行,不能想,她要吐了。

系统靠不住,苏糖只能自救,于是,她一溜烟地跑回了镜面世界,临走前,还不忘用自己的能力复制出一个与她一模一样的复制体。

结果,这复制体才出来三秒钟,就被打爆了。 夜修的脸色很差,淡金色眼圈的黑雾逐渐扩大,然后,躲在镜面世界的苏糖就听到那黑化值不要钱似的往上蹦。

“叮,黑化值上升10%,当前黑化指数:%。 ”“叮,黑化值上升5%,当前黑化指数:%。 ”“叮,%,当前黑化指数:51%。

”小龙人是个记仇的家伙,这一点,体现在那零点几都上涨的黑化值上面。 苏糖气到骂骂咧咧从镜面世界出来,结果小龙人非常不要脸,见她出来,一改之前盛怒的状态,委屈巴巴地望着她,整个人就像被抛弃了一样,很是可怜。 然而,被他骗过一次,苏糖怎么可能再相信他,人虽然出来了,却离他很远。

“狗子,给我净化生命树的方案。 ”系统,“方法在男主身上,生命树之所以黑化,其实时间段与小龙人变成亡灵的时间差不多。

虽说咱们男主只有三分之一的精灵血统,不过生命树很现实,它看实力,夜修的实力超过现存的所有精灵,所以一旦他堕落黑化,生命树也会紧跟其脚步。 ”苏糖第一次听到这说法,惊呆了,“可是,夜修不是已经从亡灵状态转换过来了吗?”系统,“所以只有夜修有办法让生命树净化啊。 ”苏糖板着小脸,“我觉得你是在强词夺理,每次一有点事,你就想着让我献身,没想到你居然是这样的狗子。 ”系统哎呀道:“这可不能怪我,可不是我让男主喜欢你的。 所以,咱们得自问,你那该死的魅力,能不能别对男主释放了。 ”这番话聊下来,苏糖都起鸡皮疙瘩了,就……她家狗子现在怎么就变得那么的……骚呢!苏糖完全不想按照系统给的方案处理,于是,她拖着夜修,一路走到一旁的黑色圣池边。 生命树污染,黑色圣水也不例外。

不过,苏糖是个狠人,她把夜修一脚给踹到圣池里去了。 只听噗通一声,跟着夜修的那些混种精灵全都惊呆了。

就,现在的形势,夜修可是他们混血种精灵的王啊!而他们的王,现在被那娇弱弱地小姑娘一脚给踹到圣池去了。

这谁能忍?混血种精灵们一个个出现暴走的趋势,结果人还没靠近苏糖,就被一个个火球给砸了个正着,丢火球的人,正是夜修。 苏糖冷漠地瞥了眼那群混血种精灵,然后才将视线挪到夜修身上。

“知道我为什么生气吗?”夜修很诚实,就这么站在圣水边,一瞬不瞬地望着她。 “不知道。 ”他觉得自己没做错,他喜欢她,对她有感觉,想进入她,想让她与自己融入一体,所以,即便她将自己踹下这冰冷的池子中,他依旧不觉得自己错了。

圣池不大,毕竟是池,也不深,这不,夜修站起来的时候,脖子以上都露在外面,不过对苏糖来说,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原先,她正与夜修对峙呢,结果这家伙居然一把将她给拉了进去。

精灵族地处冰雪之地,这圣水自然也是冰冷刺骨,得亏她不是普通人,不然这会儿直接能被冻得血液凝固,还是结冰的那种。

不过这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对她来说,这圣池有点深啊!头顶,夜修居然还臭不要脸的在那道:“亲我一口,我捞你起来。

”他说这话的时候,小姑娘正被他搂在怀里,两人看起来十分亲密。

苏糖抹了把脸上的水,当即就怒道:“亲你个锤子啊!”谁能想到,这王八蛋居然松手了!苏糖猝不及防重新跌回了圣水池中,别问她明明会游泳,为何不自救,因为这池子根本就不是普通的水,无论她划水划得多标准,她就是浮不起来啊!然而,头顶上那人依旧不要脸,甚至得寸进尺,“说你是我的人,捞你起来。 ”苏糖:……甘霖娘啊!快穿:救命,男主全都崩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