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62章 欣慰末世异形主宰最新章节

您现在的位置:诗歌期刊 > 儿童文学 38浏览

第2362章 欣慰末世异形主宰最新章节

“事情就是这么个事情。 ”“现在的情势很紧张,说白了,虫族是不是会循着我们回来的轨迹追到这片星域,又或者它们需要多少时间才能做到,这可能已经是毫无疑问的了。 ”“我们不确定虫族什么时候会出现在这片星域,所以我们只能假设它们随时都有可能出现。

”“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必须马上做出选择。 ”高座在会议室前面的主席台上,云海的身边是云月,面前光屏桌面的一角放着花盆。

会议室中没有风,造型独特的花盆中的花却在微微摆动着,就像是在它在捕捉更多的意识、试图认识和了解更多的人一样。

只不过并没有多少人注意这个,在云海结束了他的叙述之后,短暂的沉默过后,整个会议室中“嗡嗡”声顿时响成了一片。

并没有制止他们的议论,“超级智囊团”已经组建了很长时间了,这些人在长时间的磨合之后也都有了自己的小圈子,遇到事情时他们自然会议论、讨论。 当然,这只是针对更多普通的成员而已。 做在主席台下方最前排的那些人,他们在短暂的沉思过后,却已经先后摁下了请求发言的触钮。 光屏桌面上的闪光点几乎全来自于第一排,而心中早有打算的云海毫不犹豫地在代表了莫迪的闪烁的光点上点了一下。

无论是云海前面的接触了解,又或者托托米、伽诺的汇报,这个“特伦族”的老人却已经展现出了他的睿智。 现在的莫迪,不仅是“超级智囊团”的首席参谋,更是成了容纳了“异形联盟”最聪明的那部分人的领导者。 看到面前闪烁的红点变成了固定的绿色光点,莫迪站了起来。 在他站起来后,刚才还议论纷纷地会议室马上安静了下来。 “在我发表自己的看法和意见之前,我想先弄清楚一件事情。

”“主宰,您现在后悔自己这次行动吗?”“请您不要误解我的意思,我并不是想要借着这个问题来质疑您、嘲讽您。 ”“只是这个问题能解决我心中的疑问,也只有解决了这个疑问,我才能确定自己该怎么想、怎么说。

”冲云海和云月行了一个“特伦族”特有的恭身手势礼节,莫迪随即不卑不亢地说道。 “后悔?”“我为什么要后悔?”“异外一号河系这次行动,我们是损失了三百亿的异形,但我们得到的更多。

”“在智能微观文明的帮助下,异形的数量每一天都在猛增着。

”“但是我们增长的只是普通的异形,到现在为止,占据了整个异形文明百分之八十的还是信使异形。 ”“信使异形,虽然强过虫族的跳虫和蟑螂,但是它们对应的虫族兵种却就是这两种虫子。 ”“异形文明现在需要的,是高级异形,比如禁卫异形和超级异形。 ”“在我们上一次离开的时候,异形文明总共拥有的超级异形不过才五百多只。

”“而只是这一次,我们就带回来了一千多只超级异形,更何况普通异形也在六百多亿,也就是说我们这一趟并没有损失。 ”面对莫迪的询问,云海平静地做出了回应。

“当然,我明白你的意思,你问的并不是这个。 ”“我们这一次行动,算是正面和虫族刚上了。 ”“但是我想告诉你们的是,我只是将这个时间提前了。

”“对我们异形联盟来说,这个时间的提前可能是致命的,但是我想告诉大家,我并不后悔这一次行动。

”“通过这一次行动,我们了解到了更多。

”“萨尔那加族并没有灭绝,有一个萨蒙,就可能还有更多的萨蒙会冒出来。

”“虫族,在这个宇宙中并不是无敌的存在,只是一个本源文明就雷霆之势几乎打到了它们的母巢。

”“闭门造车,是永远不可能成功的。

”“我们必须了解更多,才能在将来更从容地面对虫族。 ”“所以,这一次行动我并不后悔,哪怕在事先清楚可能会招来虫族,我还是这句话。 ”铿锵有力地说着,在最后一句话时,云海挥了挥手表达了他的坚定。

“谢谢。

”“我明白您的意思了,主宰,我赞成您的决定和行为,因为我也是这么想的。

”“我知道,在主宰离开的这段时间,特别是在他这次的回来后,我们当中很多人在想,主宰这次行动太冒失了,因为这可能对异形联盟现在稳定的局面造成致命的打击。

”“主宰闭门造车这个词语形容的很贴切,异形联盟和虫族之间的战争是不可避免的。

”“虫族就像是宇宙中的蝗虫,它们会到处寻找其它文明,疯狂地摧毁它们看到的一切。

”“已经出现在了异外一号河系,而且主宰确定在这个河系也发现过虫族寄生虫寄生过的宿主。

”“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不妨大胆地做出一个假设,虫族早已经发现了我们。 ”“换句话说,当我们以为虫族还在更遥远的河系时,它们的侦察兵种却已经悄悄潜入到了这片星域。 ”“战争,离我们并不远,至少没有我们想象中那么远。 ”“至于虫族迟迟不肯动手,或许是因为本源文明的关系,又或者是因为其它我们未知的原因。

”“信息和情报在战争中的重要性,我不说在在座的大家也都明白。

”“虫族可能了解我们的一切,但我们除了虫潮以外对它们却是一无所知。

”“在这样的情况下,你们觉得我们还有可能取得这场避不可免的战争的胜利吗?”“所以,我坚定地赞成和支持主宰的决定。 ”“我希望大家也明白,一味的畏战和退缩不能避免战争,而且这只会让我们陷入绝境。

”莫迪的声音并不大,但偌大的会议室中每个人却都是听的清清楚楚。

更多的人,一边听一边思索,露出了若有所悟的表情。

哪怕是高高在上的云海,平静的他虽然没有露出太多的表情,但是大家还是从他的眼中看出了欣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