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婿狂枭完整全文阅读 张玄林清菡结局无删节

您现在的位置:诗歌期刊 > 儿童文学 126浏览

神婿狂枭完整全文阅读 张玄林清菡结局无删节

《神婿狂枭》已上架微信公众号:,关注后回复:或者书号:即可阅读全文神婿狂枭《神婿狂枭》小说简介主角是张玄林清菡的小说是《神婿狂枭》,本小说的作者是一杯八宝茶所编写的都市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 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此刻,电视新闻刚好转到了音乐频道,播放着最新的新闻。

“据闻,世界顶尖钢琴家耶夫,在成功改编‘拉三’后,再一次沉心在新曲的创作之中,耶夫曾在采访中报道,这次的新曲,将会由他的老师亲自监督指导,而且,他的...《神婿狂枭》第十九章一个老头免费试读此刻,电视新闻刚好转到了音乐频道,播放着最新的新闻。 “据闻,世界顶尖钢琴家耶夫,在成功改编‘拉三’后,再一次沉心在新曲的创作之中,耶夫曾在采访中报道,这次的新曲,将会由他的老师亲自监督指导,而且,他的老师,便是曾经指导他改编‘拉三’的神秘人物,让我们一起期待耶夫的最新作品吧。

”客厅灯灭,张玄踩着拖鞋,朝二楼卧室走去,江静推开别墅大门,开始了她在夜间的保护工作。 第二天一早,张玄起床,照往常一样擦着地板。

林清菡打着哈欠从卧室里出来,晃晃悠悠的朝卫生间走去,准备洗漱。 还没等林清菡走进卫生间,家里的座机**便疯狂响起,张玄小跑过去将电话接起,这是一个内部联络电话,只是林清菡的父亲能打进来。

“喂,爸。

”张玄对着电话叫道。 “小张,快叫清菡起床,跟我去看她爷爷!”电话中,林建宇的声音非常焦急。 在银州市,林氏集团是一个极具传奇性的企业。 上世纪八十年代,林氏集团创始人,林正南,带领银州市本土企业一同向外发展,更是自行成立了银州商会,期间,在林正南的带领下,银州商会投资了股票,房产,电子等多方领域,二十世纪初,银州商会被迫解散,但各大企业却发展的有声有色,虽没有了银州商会,但林正南在所有人心中,就是那唯一的会长。 林正南虽在事业上有声有色,但在生活上,却是不尽如意,就在林正南最风光的时候,妻子在一场意外当中走掉,留给林正南一儿三女,林家自此一脉单传。 林家在银州市拥有一座大院,这座大院在银州市的地位,相当于是京城的大院,凡是在银州市有权有势的人,都以进入大院为荣。 大院坐落在银州城郊,占地两万一千平方,院内绿荫环绕,假山假水,大门处一条平展的水泥通道一直延伸向内。 此时,一辆大众捷达驶在这条水泥通道上,格外的扎眼。

江静将车停在院内的停车场中,在这里,停着的全都是上百万的豪车。

后座车门打开,伸出一只踩着黑色高跟的玉足,搭配着七分黑色西装裤,林清菡上身搭配着白色衬衣,外衬一件黑色精小西装外套从车上走了下来,她的长发在头顶盘起,精致无可挑剔的五官上面充满了焦急,林清菡一下车,便大步朝停车场前方的屋内走去。

在林请菡身后的车上,并没有张玄的身影。

林清菡走出停车场,看着眼前这座一层建筑,推开大门,走了进去。

屋内,家具皆是桃木制成,古香古色,空气中还弥漫着一股淡淡的清香,房屋内没有什么现代家具,可以看出,房屋的主人是非常喜欢这种古风的。

屋内此刻,有不少身着正装的人,男男女女,有老有少。 林清菡看着屋内几人,小口微张,“爸,大姑,二姑,小姑,你们来了。 ”屋内,不光有林建宇这一辈的,包括林清菡这一辈的,也都有不少人。 只不过纵观林清菡这一辈,也唯有她一人,姓林。 “爷爷怎么样了?”林清菡看着自己的父亲,脸上带着担忧。 林建宇叹了口气,指了指房屋内侧,“在里面,你进去看看吧。 ”林清菡点了点头,刚准备抬脚,就见一四十多岁的中年女性从里屋冲了出来,脸上布满惊慌,“不好了,林先生不见了!”“什么!”整屋子的人,在此刻,都露出着一脸的呆滞。 银州市城郊公园,不知什么时候就变成了老年人打太极的地方,每天早上六点到中午十一点半,在公园的树荫下,广场上,石墩旁,哪里都能看到老年人的身影。

张玄穿着他的沙滩裤走在公园里,每个星期,有两天,他都会来公园看老人打太极,在那种至满至柔的动作里,张玄好像能让自己那颗狂躁的心,恢复一些平静,只怪以往的生活太过血雨腥风。

“年轻人,喜欢太极?”一道苍老又慈祥的声音在张玄身后响起。 张玄看了一眼,说话的是一个坐在轮椅上的老头,穿着一身酒红色的唐装,头发都已经花白,倒是脸色还不错,带着些红润。

“我不喜欢太极。 ”张玄摇了摇头,“但不妨碍我喜欢看,就像有些人明知药苦,还会去吃药一样。 ”张玄说完,用双眼在老头的双腿上打量。 老头露出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沉默几秒后,大笑两声,“哈哈哈,年轻人,你这话中有话啊。 ”张玄对着老头眨了眨眼睛,“可能吧。

”“呵呵,你怎么看出来的?”老头用手拍了拍自己的双腿。 “面相。

”张玄指着老头的眉心,“华夏医术,传承千年,能牵线号脉,也可面相号脉,在我们华夏,有牵一发而动全身之说,也能用在医学当中。 ”张玄打量了下老头全身,继续说道:“你面相舒展,红润带有光泽,气血盛足,经络稳定,发质稀少却柔顺,证明体内不虚,你一人坐轮椅前来,双臂有力,经脉完好,腰肢挺拔,双腿又如何不能下地?若是骨折,或是瘫痪,你不可能气血旺盛,也不会坐这么直了。 ”“厉害!”老头脸上浮现笑意,拍手为张玄鼓掌,“小兄弟,你是学医的?”张玄摇了摇头,“不是。 ”“我想也不是。 ”老头脸上露出笑意,问向张玄,“介不介意推我走走?”“介意。 ”张玄想都没想就回答,“我还有事呢,不过有件事我得给你说下。 ”“小兄弟请讲。 ”老头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

“你虽四肢完好,但日子不长,心脉之伤,非药物所能治疗,每晚胸痛,日愈加深,得尽快找人医治咯。

”张玄拍了拍老头的肩膀。 老头眼中露出精芒,“小兄弟厉害,我一老友,也对我说过同样的话,只是我那老友,在三年前已经驾鹤西去,他对我说,若有人能看出我身体顽疾,便有能救我的本事。 ”“你那老友还挺厉害的,能说出这种话,让我想想。 ”张玄眼中露出思索的神色,“三年前死了,是叫松丹?”小说《神婿狂枭》第十九章一个老头试读结束。

点击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