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2章 我来实现你的梦想(一)

您现在的位置:诗歌期刊 > 儿童文学 104浏览

    老太太住院接受治疗,将房子租给了销售员。

  销售员是外地人,三十多岁,按照公司要求,他每天穿着一件白衬衫,文质彬彬,说话很有礼貌。   表面上和和气气的销售员,实际上内心已经千疮百孔,他是一个非常倒霉的人。   无论做什么,总是会因为莫名其妙的原因失败。

  有时候身边还会发生一些稀奇古怪的事情,比如大晚上做恶梦,梦见妻子被分尸放进了抽屉里,纠结、担心了一晚上,早上起来才想起来自己根本没有女朋友。   出门晴空万里,刚走到一半就下起瓢泼大雨,衣服湿透,想到早餐店避雨顺便吃个早饭,一摸口袋发现钱包丢了。   打不着车,走着去公司,迟到后被老板痛骂,一整天接待的顾客都不待见他,最糟心的是回到家后发现门被撬开,屋里还进了贼。   对别人来说坎坷的一天,对销售员来说只是日常。

  比起那些倒霉的事情,真正让他绝望的是,自己居住的房子里好像还闹鬼!  他独居在老房子里,晚上看电视想要放松一下,每当看到开心的地方,他还没乐,身后就传来了笑声。   类似的事情还有很多,洗澡洗一半,有人会给他递洗发膏,上厕所没带纸,一卷卫生纸会自己从卫生间外面滚进来。

  他曾是一个坚定的无神论者,但这段租房的遭遇却正在慢慢颠覆他的世界观。

  为了证明不是自己得了精神病,他买来摄像机,在屋子里拍摄。   持续了一周之后,他发现屋子里似乎真的有鬼,而那鬼就藏在抽屉里!  销售员试着将屋内所有衣柜和抽屉用木板封住,鬼怪再也没有出现。

可是他却越来越倒霉了,大概一个月之后,他被上司辞退,回家的路上出了车祸。

  销售员死后才知道,他身上有一个恶鬼,之前一直是公寓里的鬼怪在帮他压制,后来他将抽屉、衣柜封住,那恶鬼没有其他鬼怪制衡,最后害死了他。

  第四个故事的主角是一位房东老太太,她出租的屋子连续几位房客都出了意外,心里极为愧疚,她固执的认为一切都是她的错。   慢慢的,老人的精神出现了问题,她总觉得自己的孩子和前两任房客都没有离开,大家都还住在这老房子里。

  她一遍遍询问邻居和周边的人,清楚老房子过去的邻居们对老太太避之不及,认为她是个不祥的女人,有意疏远。   有的人更是逃难般,直接搬走,楼内的租户越来越少,老太太也愈发沉默。   慢慢的,小区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某房间闹鬼的传说,老太太自身也成了鬼怪、不正常的代名词。

  所有人都离她远远的,没人愿意和她来往。   就这样过了一段时间,老太太在天桥下面遇到了一个穷困潦倒的画家。   画家鼻青脸肿,似乎刚刚和人发生过争斗,老太太有些同情他,便想要画家给自己去世的儿子画一张画。

  原本她只是想找个理由资助画家一顿饭,结果谁知道画家随手画出的人物,竟然和他儿子非常的像,不止外形,连气质、眼神都一模一样。

  老太太珍藏了画家的那幅画,挂在屋子里。   让她没想到的是第二天傍晚,又有人跑过来租房,而这位新的房客正是画家。

  画家也没有想到房东会是老太太,他只是找遍了老城区,发现这间屋子最便宜。

  生活就是无数巧合组合在了一起,画家遇见了人生中第一个欣赏他的人,收获了第一个粉丝,而老太太也遇到了一个不畏惧她,愿意和她交谈的人。   画家成了老房子里新的房客,老太太只是象征性的收取了画家一些费用,她把画家当做自己的孩子看待,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听画家畅谈梦想。   就这样过了一两个月,老太太渐渐发现了画家身上一些奇怪的地方。

  画家经常会跟自己的画交谈,每当夜深,画家的房间里就会传出各种奇怪的声响。

  在第三个月的时候,老太太实在好奇,就趁着画家外出投稿的时候偷偷进入他房间查看。   结果她在画家工作桌的抽屉里,翻找到了一本手工制作的漫画册子,里面一共有四个故事。   诡异的画风,恐怖的剧情,每一个人物都好像活了过来。   更加匪夷所思的是,前面三个漫画故事分别对应着老人的儿子,英语老师和销售员。   老人越看越害怕,接着她翻开了第四个故事,让她没想到的是,第四个故事的主人公竟然是她自己,讲述的正是她遇到画家后发生的事情。   第四个故事到此结束,再往后就是最后一个故事了。   第五个故事很短,类似于番外,主人公是一个漫画家,长着一张标准的中年失意脸,一副很丧很颓废的样子。

  漫画介绍了他一天的生活,早上五点二十起床,他元气满满的冲着镜子给自己鼓劲加油,然后从抽屉里取出画纸,校对画稿。

  忙碌到八点二十,他整理好所有画稿,拿着包亲自前往九江当地一家出版社,向编辑推荐自己的漫画。   结果就是他花费一个月的心血被人在十五分钟内否定,整个人好像行尸走肉般走出办公室。   他拿着画稿,坐在马路旁边,看着车水马龙的城市,一直等到天快黑才哭丧着脸回家。   走过扭曲喧嚣的城市,进入漆黑的楼道,然后他打开了304房间的门。

  暖暖的光照在他身上,房东老太太为他做好了饭菜,老人说今天早上看了他的画,画的很好。

  画家已经忘记了自己这是第几次被退稿,他对老人说了声抱歉,以后恐怕不会再继续画下去了。

  回到自己房间,漫画家锁上房门,一个人抱着腿坐在小屋墙角。   他看着满满一抽屉的退稿信,把头深深埋在胸口。

  一次又一次失败,他把被驳回的画揉成一团扔在垃圾桶里。   他不断的抱怨,又觉得委屈,说自己没有画画的天赋,决定放弃一切,以后就算从楼上跳下去也绝对不会再去画画了。   一直自言自语到晚上十二点,精疲力尽的漫画家躺在凉席上睡着了。   小屋里的灯闪动了一下,忽然熄灭。

  垃圾桶里被揉烂的画纸自己跑了出来,一点点展开铺平,被认认真真放在柜子里,桌面也被重新收拾了一遍。   漫画最后一部分变成了黑白色,逼仄的小屋里漫画家已经睡着,但是在他身边却飘着几个“人”。   为首的是一个高瘦男人,他用仅剩的右手抓住一床被子给漫画家盖上,嘴里念叨着真不让人省心。

  在他旁边是一个身体好像积木般快要散开的女人,女人长相很美,紧蹙眉头,将漫画家画的极少一部分成.人片段给扔掉,然后细心铺平所有废稿。   另外在桌子那里还站着一个穿着黑色衬衫的男人,此时他正拿着笔精修漫画家的草稿。   一夜的时间很快过去,第二天早上五点二十,闹钟准时响起,漫画家猛然从梦中惊醒。

  他关掉闹钟,拿起镜子看着镜中的脸,开始给自己加油打气。   “又是元气满满的一天,再多努点力!至穷不过讨口,不死总会出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