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第一卧底记者石野做客报告文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诗歌期刊 > 儿童文学 24浏览

(打虎记者石野接受笔者采访)担负舆论监督责任的报告文学作家舆论监督是每个记者、新闻人乃至作家的责任,如果有好的舆论监督很多惨剧就可以避免了嘛,石野谈起自己目睹过的一出出惨剧,万分可惜的说,这些都是明明可以避免的啊。

或许因为自己写的最多的是报告文学,又来到了报告文学网,石野关于报告文学的感慨颇多,我觉得咱们现在的报告文学和以前80年代比差远了。

作家普遍激情不高,不敢也不愿意走基层。 早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不就提出作家就该为工农兵服务吗?作为一个作家不就该这样吗?石野谈起那个年代时饱含激情,柳青写出创业史、周立波写出《暴风骤雨》、丁玲写出《太阳照在桑干河上》,这些都是作家走基层深入基层的原因啊!。 写报告文学的作家太浮躁,社会巨大发展,创作环境自由,却不能把握舆论监督导向、不知道社会真谛、不知道自己的笔干什么,石野语重心长的一席话是我最初没有料到的。

与那个在新闻媒体中被传奇光环笼罩的打虎记者石野不同,这个曾经的海军陆战队战士、一个刀尖上舞蹈的卧底记者也有着自己深深报告文学情结。

要说起石野的创作生涯,那可是从学生时代就开始了,他发表的一篇小小说为他挣了五元的稿费。 在当时,那可是对自己不小的鼓励。 我现在接受新闻报纸约稿,我给他们整版整版地写,石野前两年刚出了本小说《生死暗访》,据说要被搬上银幕了,那是我的第一本小说,写小说比写报告文学自由,可以从各个视角写,但这没有让石野放下报告文学的写作,我每年起码要完成两本书,一本小说,一本报告文学。

(打虎记者石野)中国独立调查新闻人也许你无法想象这个被媒体称为中国最具正义感的记者,已经脱离媒体多年了。 石野说自己脱离媒体并不是因为嫌暗访工作危险,而是因为自己的很多采访在报纸上发不了,他想获得更自由的表达方式。

现在我是中国独立调查新闻人,我自己的文章不固定发在一家媒体上,哪里适合我就发哪里,没有地方发,我就发在自己网站、自己博客。

石野自己办了两个网站,一个石野焦点网,一个是中国记者维权网。 我特别留意到石野焦点网的域名是,其实比起007,石野所做的卧底工作,毫不逊色。

这个网站主要发布石野本人的新闻调查报道,说起目前中国流行的自媒体概念,石野算是起步最早的一批了。 多年打拼换来的打虎记者之名,让脱离媒体单干的石野新闻线索不断。

每天我都收到很多求助和新闻线索,如果我觉得我必须得去调查,我就去,这是我的责任。

这些线索也成了石野本人写作小说、报告文学的宝贵素材,如果觉得有价值,我就写下来。

对于石野而言,这些都是在实践自己的舆论监督报告文学计划。 去年8月份,宜昌市政协委员陈守邦诉作家石野诽谤终审败诉了。

其实这种恶意诉讼很多,作为一名打虎记者,他早已经适应了这种事情,我报道的都是真相,这是我的责任。

中国新闻法制研究中心研究员孙旭培,曾经撰文称石野是中国舆论监督的特种兵。 这位以笔为刀的政法记者无时无刻不在刀尖上舞蹈,为我们揭露着新闻背后的新闻。 正得益于此,许多不可见人的丑陋被暴露在阳光下,继而得到整治。 他对报告文学走基层发挥舆论监督作用的呼吁亦是振聋发聩的,在这里笔者代表报告文学网表达对打虎记者石野最崇高的敬意。 本文链接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