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0章 哄她开心的视频

您现在的位置:诗歌期刊 > 儿童文学 199浏览

  闵仪自杀那年,闵姜西还不到七岁,一晃儿十八年了,哪怕墓碑年年打扫,还是泛了老旧的痕迹,唯有墓碑上的黑白照片依旧活色生香,美人没有迟暮,永远停留在最美的年华。

  闵仪走得早,是闵姜西外婆这辈子也过不去的坎儿,她生时便说,死后要跟闵仪住在一起,也好弥补这些年缺失的母女情,闵仪走后没几年,她也走了,闵婕把她葬在了闵仪身旁,两人的墓碑很好找,毕竟盖了两顶大花棚,是这片坟区最亮丽的一道风景线。   闵姜西和闵婕把东西放下,一人拿了条毛巾开始扫灰,闵婕如往常一般念叨:“妈,姐,我跟西宝来看你们了。

”  “最近总是给我托梦,是不是知道西宝要回汉城,特别高兴?”  “清明的时候跟你们说,西宝在深城过得很好,现在她回来了,等一下我去给你们送钱,让西宝跟你们聊。

”  打扫好墓碑,换好新的鲜花跟水果,闵婕拎着黄纸和元宝,对闵姜西说:“我先去烧纸,你跟她们说会话。

”  人死如灯灭,这世上没有天堂也没有地狱,有时候活人说的话,活人都未必能听见,更何况是活人说给死人听,不过是图个念想罢了。   闵婕走后,闵姜西一个人面对两座墓碑,没有眼泪,只有平静。   “外婆,妈,你们不用担心我,我挺好的,身体健康,工作顺利,身边人都对我很好,偶尔犯个小人,最后小人死的都很惨,应了那句老话,脚正不怕鞋歪。

”  “外婆,有个事我要跟你坦白从宽,我今年跟人打架了,你以前总劝我女孩子就该有个女孩子的样,小时候我总忍不住,年年都来你这道歉,最近有好几年没说了吧?不禁夸,我今年又犯了,但我保证,下次一定克制。 ”  “我没什么让你们担心的,你们有空多托梦管管我小姨吧,不用让她不找男朋友,劝她找个靠谱的,或者你们直接派个靠谱的给她,如果她嫁了人,我也就安心了。 ”  闵姜西苦口婆心,甚是发愁。

  报喜不报忧,哪怕是冲着两座碑,闵姜西把该说的说完,迈步上前,在两张照片上各自抚摸了一下,“我走了,今天风大,小姨一个人烧纸我不放心,像前些年,不是烧着头发就是烧着衣服,工作人员都怕了她,还以为她来这自焚的。

”  照片上的熟悉面孔对着闵姜西在微笑,闵姜西也勾起唇角,“明年再来看你们。 ”  从墓地回家,吃了晚饭,又跟闵婕聊了会儿天,明天要去开年会,闵姜西早早地回到卧室。   才过八点,她也睡不着,登了先行官网做疑难解答,才解了几道大题,放在身旁的手机响了一声,她去拿的时候又响了一声。

  前面那声是进来一个邮件,后面那声是条短信,江东发来的,闵姜西点开一看:明天年会一切顺利,要开心。   有了今天下午的那通电话,闵姜西不再觉着江东是没头没尾,不急着回复,她先打开邮箱,邮箱里面是一个陌生人发来的视频。

  闵姜西面色平静,心底却有些紧张,直觉应该是有关荣慧琳的。

  点开视频,屏幕扩大,入眼便是一片灰暗,是用夜视监控器拍摄的画面,在一个密闭的空间,一把椅子,一个被反绑双手,胶布贴着嘴的女人站在上面,女人被剥光了衣服,只剩内衣裤,脸上写满惊恐和慌乱,正是荣慧琳。   闵姜西看清她的脸,一瞬间的异样过后便恢复冷静,一眨不眨的盯着屏幕。

  在她看来,视频中是灰暗的,但在荣慧琳看来,四处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她用脚探到了椅子边缘,马上收回,几次三番,干脆从站着变成蹲着,又从蹲着试着换成坐着,用一条腿慢慢的往下探。   当脚尖触到冰凉的液体时,荣慧琳当即吓得收回腿,闵姜西这才注意到,原来没过椅子腿一半的漆黑,竟然是水。   应该是水吧?屏幕上不辨颜色。   荣慧琳喊不出来,唯能从胸口的快速起伏看出内心的恐慌。

视频是被剪切过的,中间过滤了不知多久,荣慧琳再次试探着伸出腿,这一次脚尖碰到液体,她没收回,继续往下探。   闵姜西知道她很快就会碰到底,毕竟椅子腿就那么高,果然,不多时荣慧琳的一只脚踏到了结实的地面,她用脚扫了扫,确定不止是一小块位置,随后把另一条腿也放下去。

  从椅子上站起来,荣慧琳微微弓着腰,慢慢淌着往前走,才走了三四步,不知发生了什么,只见视频中的人疯了一样乱扑腾,混乱中踢到椅子,几乎是连滚带爬的往椅子上站。   不得不说,闵姜西心里有了起伏,不是看惊悚片的单纯害怕,而是引起了理智上的不适,毕竟手上的视频不是假的,这是真人实景全程记录。

  看不见黑漆漆的液体中到底有什么东西,闵姜西只能看到荣慧琳崩溃的模样,整个视频一共只有五分钟,但是通程看完却觉着过了很久很久。   闵姜西退出视频,努力让自己冷静,江东说她被劫是荣慧琳找人做的,她半信半疑,后来秦佔也肯定了,那就是百分百。

  对于这种躲在阴暗处如老鼠一般的人,江东也将她关在暗处折磨,按理说算是有仇的报仇有冤的抱冤,闵姜西打小儿就没什么同情心,绝对不会做临阵替敌人求情的圣母事儿,只不过……  她心里还是惴惴不安,因为这件事是江东做的,他为什么要替她教训荣慧琳?比起他下午说的话,她更信他可能有所预谋,再联想到荣慧琳跟秦佔和荣一京的关系,想来想去,闵姜西觉得视频的事有必要跟秦佔打声招呼。

  看了眼时间,不到九点钟,闵姜西拨通了秦佔的电话号码。   才响了一声就被接通,闵姜西刚想叫‘秦先生’,想起下午的对话,临时省了称呼,直接说:“不好意思又来打扰你,你那边现在方便讲话吗?”  秦佔快要美死,一天两通电话,还都是她主动打过来的,哪里是打扰,他求之不得。   “方便,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