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七章 大地之殇,染血的圣剑!口袋之数据大师最新章节

您现在的位置:诗歌期刊 > 儿童文学 185浏览

第六百二十七章 大地之殇,染血的圣剑!口袋之数据大师最新章节

何为断崖之剑?!殿脑海中突兀的浮现出庄子·说剑篇。

庶人之剑,蓬头突鬓垂冠,瞋目而绝言,剑击于前,上斩颈领,下决肝肺,分胜负,定生死。 诸侯之剑,以知勇士为锋,以清亷士为锷,以贤良士为脊,以忠圣士为镡,以豪杰士为夹,此剑一用,如雷霆之震,君令所至,号令四方。

天子之剑,以诸侯国为剑,以五行为德,分阴阳,定四时,此剑一用,匡诸侯,天下服矣。 然而无论是庶人剑,还是诸侯剑,亦或者是天子剑,都只不过是人之剑。 此时,此刻,展现在他眼前的便是真真正正的大地之剑!以地脉为剑身,以熔岩为剑锋,白光闪烁间,逆转日夜,摧城拔地,摧枯拉朽!!固拉多毫不犹豫将自己积聚的力量渗入地下,直接掌控住了整个大地之乡,无边的熔岩迸溅而出,恐怖的光与热顷刻间便将除了艾茵多奥克以外的一切都化为乌有!轰隆!轰隆!!轰隆——!!每一道响声都代表着大地之乡拔高了一寸!!此刻伫立在巨塔上的卡莉塔随着晃动下意识的扶住了石柱,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一幕。 艾茵多奥克,升高了……不,或者说的更明白一点,艾茵多奥克与固拉多之间蔓延而出了无数熔岩通道,仔细看去就像是固拉多身上的神秘铭文。 而如果说这把「断崖之剑」是握在固拉多手中的话,那么艾茵多奥克与固拉多之间便是不断塑造抬起的剑身。 而艾茵多奥克,自然是……断崖之剑的剑尖!!固拉多这是要以整个艾茵多奥克……不!是整个大地之乡作为断崖之剑横扫一切,攻击位于天空的捷克罗姆与雷希拉姆!!这,便是固拉多的断崖之剑,既是它塑造无边大陆的权柄,亦是它绝强的攻击手段!!如果给它充足的时间沟通掌握整个芳缘大地,那是它才是终结了超古代的无冕之王!而这时随着断崖之剑的施展,固拉多的力量直接渗透进了艾茵多奥克,让慢了一步作死的人群根本无从逃跑。 甚至于此刻守卫艾茵多奥克的保护罩也摇摇欲坠。 毕竟,哪怕是布置这一切的匠师恐怕也想象不到会有以大地为剑的恐怖存在。 殿看得遍体深寒,他脑海中浮现出了一个词。

神仙打架,殃及池鱼。 此刻,在固拉多眼中,艾茵多奥克便是无关紧要的池鱼。 “轰隆隆!!”地面骤然扭动,熔岩四溅间,倏忽间向着天空刺出一道道地之利刃,就像是断崖之剑的剑锋一般。

最后随着固拉多灿金色的兽眸中“Ω”状符号一闪,一道道隆起像是多米诺骨牌一样向着艾茵多奥克震荡而去。 轰——!!无数道裂纹丛生,远处的大海更是掀起了巨浪,整个艾茵多奥克于恐怖的震荡中摇摆不定,如果不是大地之国留存的保护罩,现在其已经化作断崖之剑的一部分横击天际!吱呀!!令人牙齿酸痛的声音骤然响起,保护罩渐渐被熔岩覆盖侵蚀了起来,天边横亘的大地之剑也随之剧烈抖动,一块块岩石碎裂而下。

“不好!!”德雷多伏低身子,尽量保持着站立,他看到这一幕面色大变,因为大地之剑便是保护罩的核心,如果大地之剑碎裂,那也代表着艾茵多奥克的覆灭!他抬头蓦然看向了天空中青焰与真实的化身雷希拉姆。

只见这时雷希拉姆的身影亦然不见,只剩下了一团旋转不休恍若星云的青色交叉火焰,这正是雷希拉姆的力量。 十字交叉火焰!篝火紧咬着嘴唇看向了另一边,此刻捷克罗姆同样化作了一团巨大的深蓝色雷云,无数道十字雷光闪烁不休。 雷云之中,两道红色龙眸蓦然睁开,一道道十字雷光化作从天而降的利剑狠狠的扎在断崖之剑不断隆起的剑脊之上,寸寸锁定!然而,随着熔岩迸溅,雷光也逐渐被逼退,最终剑脊还是不断的被拔出。

十字交叉火焰当中的雷希拉姆见状漠然平静,一团团青焰便附加在了十字交叉雷电之上。

然而诡异的是,青焰与深蓝色的雷光居然没有互相损耗,反而层层叠加在了一起,威力大增,再次将剑脊抑制住!捷克罗姆见状再次汇聚起了十字交叉闪电,天空之上,雷火渐渐交融,酝酿着可怕的一击!它与雷希拉姆原本同为“道之三龙”,自然能够将力量互相叠加,如果再加上酋雷姆的话,甚至于可以再现出合众最强之力。 远处,艾茵多奥克最顶端的胜利之神比克提尼在这三者的争斗中显得极为沉默,仅仅只是默默汇聚着力量,它一千多年的岁月可不是白白浪费的。

也许比不上捷克罗姆,雷希拉姆,固拉多难以计数的苍茫,但是,这三者同样也不是本体,只是力量的分身而已。 比克提尼身上的汇聚的能量逐渐到达了一个顶点,它深蓝色的瞳孔中虽然看着眼前的一切,却只出现了一把剑的身影。 天空中不断坠落着道道雷火交加的十字长剑深深的插入断崖之剑的剑脊,雷希拉姆和捷克罗姆的身影渐渐于天空中盘旋了起来,无尽的雷火汇聚成了一点……骤然间!雷希拉姆与捷克罗姆的身影突兀的停住,与此同时,一道漆黑的雷霆骤然挥落!刹那间,天地无声,只有一道漆黑的雷霆穿透白光,径直刺向了固拉多!而固拉多灿金色的兽眸中“Ω”符号高速旋转,它居然不闪不避,反而径直迎向了天空中的漆黑雷霆……噗嗤!漆黑的雷霆就像是朗基奴斯之枪一样从固拉多的灿金色兽眸中刺入,从其脊背刺出,熔岩般金色的血液瞬间滴落,血溅大地!然而,捷克罗姆与雷希拉姆却同时瞳孔一缩,因为此刻的固拉多不仅没有重伤后的狂怒,反而猖狂的裂开了滚动着熔岩的巨口,“卬……”低沉恐怖的声音再一次响起,而其充斥的却是与低沉不符的霸气。 固拉多根本不顾身躯的重伤,猛然再次大吼了一声,径直拔起了断崖之剑!!只见从固拉多滴落金色血液的地面为始,一道道剑脊轰隆而起,其上的雷火直接被崩散!就在雷希拉姆和捷克罗姆汇聚能量的时候,它又何尝不是!固拉多熔岩般的身躯挺立,它知道,再也无人能够阻拦这一击断崖之剑!!“轰隆隆——!!”整座艾茵多奥克四周瞬间裂开了巨大的裂缝,一道可怕的利刃眼见着便要出鞘,横扫一切!这一刻,篝火,德雷多,卡莉塔,无数人都默然闭上了眼睛……这一瞬,仿佛有无数声响从艾茵多奥克而起,袅袅盘旋,最终化作一声叹息……就在这时!有三双目光同时睁开,比克提尼发出了振奋人心的长吟,“提尼——!!”殿则后退了一步,手中空空如也。

固拉多灿金色兽眸漠然冷酷,它知道。 它赢了。

它刚准备挥出这把断崖之剑,耳边便听到了本不应该出现的声音,噌!声音澈然决绝。

那是剑的声音。

固拉多下意识的低头一看,其身躯蓦然停滞凝固。 它的胸口,多了一把剑,一把沾染着熔岩之血,睁着金眸的圣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