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5章 一定让他满意

您现在的位置:诗歌期刊 > 儿童文学 195浏览

  面对宇文晔的警告,君九辰无动于衷。   百台崖的牢卒之前对宇文晔的刑审,其他并非他命令的,而是父皇命令的。 对于苏祁两家,对于百楚和万晋,父皇一直以来都比他着急。

  他这几日就只关心一件事,那就是百楚的情报,孤飞燕的身份。 他若想亲自审宇文晔,犯不着用那么多刑具,一把匕首足矣。 而此行,他其实也不是想让孤飞燕从宇文晔口中审出什么来。

  他要的并不是宇文晔给他一个满意的答案,他刚刚已经说得很明白了,他希望孤飞燕给他一个满意的答案!  他真正的目的是试探孤飞燕!  在没得到情报之前,一无所知之前,他不敢轻易试探孤飞燕,也不愿意试探。 他一贯谨慎,只是,他一贯的谨慎都是为了确保成功,不打败仗不浪费时间,而在这件事上,他的谨慎却是害怕犯错。

到底是怕“错放”多一些,还是“错杀”多一些也就只有他自己最清楚了。   孤飞燕呓语出那样的称呼来,她不是百楚公主,又是谁?这个推测的可能性太大了!天知道他多害怕百楚的情报,给他一个明确答案,明确地告诉他,孤飞燕是百楚的哪一位公主。 幸好,那份情报没有明确的结论,只有密探的推测。   表面看来,密探推测的结论并没有作用,孤飞燕仍旧有嫌疑。 但是,他却有自己的推断!  孤家大小姐自幼是孤家的武学奇才,八岁溺水后沦为废材,十四左右被送入御药房为药奴。 在这之前,她不可能是细作。

换句话说,如果现在的孤飞燕是细作的话,那必是孤家大小姐入宫之后被假冒顶替了。

  也就是说,如果现在的孤飞燕是细作,她必是在十四岁至十八岁,这四年里,潜入御药房的。   十四岁之前,她在何处?她身为一个百楚公主,却不为人知。 那么,她一定是被秘密养大的,甚至连皇族之人都不知晓她的存在。

否则,他重金养着的顶级密探不可能一点点蛛丝马迹都查不到!  十年前的冰海异变造就了如今玄空的局势。 在那之前,没有哪个家族会预料到今日这个局面。

十年前,所有家族注重的都是武学,而且宇文家族还是不参与世俗事务的隐世家族,在十年前,他们不太可能隐瞒一个女儿的身份,秘密栽培成细作。

  除非非常巧合,恰好宇文家族因为其他的原因,养了一个不为人知的公主;这个公主恰好精通药术;恰好同孤家之女相貌相似。

机缘巧合,这位公主被派到了天炎来。

  这世间,哪来那么多巧合?  昨日的情报证明了“孤飞燕是百楚公主”这个猜测是可疑的,存在了诸多的疑点。

换句话说,那份情报给了他充分的理由和决心,推翻孤飞燕是百楚公主这个推断。

  所以,他的心情好多了,他也急了,急着要试探孤飞燕,要做最后的验证!  如何,验证?  自然是拿百楚的十三皇子,宇文晔开刀!  密探在情报中也说了,孤飞燕若是百楚的公主,身份必是保密的。 也就是说她知晓宇文晔是自己的哥哥,而宇文晔并不知晓她的身份。

  他让孤飞燕来刑审宇文晔,是最好的验证之法。

他要看一看,孤飞燕是会手下留情,还是……让他满意!  此时此刻,宇文晔那暴怒的目光都足矣杀人,君九辰却当他是空气,他的视线就没离开过孤飞燕。   他催促道,“开始吧!”  孤飞燕可没敢看他了,她也不理会宇文晔的轻蔑,更不跟他多废话。 她只想尽快让靖王殿下满意。

  她在自己随身携带的毒药里,挑出了最折磨人的一种来。 她跟狱卒要了一个小瓷碗和一瓶水,将毒药粉末全倒在碗中加水不停搅拌,渐渐搅拌成糊状,一股清香的米糊味就散发出来。   偌大的地牢,寂静得连细针落地的声音都听得到。 她安安静静地,不停地搅拌搅拌,米糊味越来越弄,越来越香,甚至都能勾起人的食欲了。

  宇文晔高高在上俯视她,轻蔑的眼神渐渐变得不明所以,莫名其妙;狱卒也没想到这香喷喷的东西会是毒。

候在一旁的芒仲早已恍然大悟了,而君九辰看着看着,黝黑的眸子深邃得看不到底。

  孤飞燕搅拌着搅拌着,并没有加热,那“米糊”竟然沸腾了起来,香浓的米糊味一下子消失了,取而代之是一股酸臭味。

  终于,宇文晔意识到了这是一份毒药!  这个臭丫头,要对他用毒!  震惊归震惊,他仍旧不畏惧,他嘲讽道,“臭丫头,有本事你最好毒死本皇子!否则,你家主子是不会满意的!”  孤飞燕没理他,急急将一大碗米糊塞给狱卒,紧张兮兮地说,“快点快点,拔了他的衣服,涂在他身上,动作要快!”  狱卒不敢耽搁,叫了几个人过来扒宇文晔的衣服。 可是,扒了外衣还不够,孤飞燕又急急催促,“快,把衣服全扒光了再涂!动作要快!快点!”  狱卒不明所以,只能照做,狱卒一下子就撕了宇文晔的上衣。 宇文晔光着上身,倍感羞辱,却咬着牙,别过头看向一旁,他忍!  他手上还是有些筹码的,这些筹码是自己保命的根本。 他就不相信这个丫头敢毒死他,更不相信君九辰会让他死!  不要不死,再大的罪他也受得,多久他都耗得起!他倒要看看君九辰还能拿他怎么样?君九辰找一个丫头来如此羞辱他,他就是豁出去了非得让君九辰让步,求他不可!  狱卒可不敢碰那些毒药,拿来竹签粘上,再往宇文晔皮肉上涂抹。   也不知道这毒药到底是什么毒效,孤飞燕仍旧紧张,催促道,“你们动作快点,薄薄涂一层就可以了!”  狱卒加快速度,君九辰也不知道这毒药会带来什么后果,他深邃的眼中闪过了丝丝复杂。

  这时候,孤飞燕突然大声命令,“快,把他的裤子也脱了!”  这话一出,宇文晔倒抽了口凉气,立马怒目瞪来,“不知廉耻的臭丫头,你想做什么?”  孤飞燕可不是开玩笑的,更不是吓唬,她那素净的小脸上写满了认真和严肃,她可没空理睬,催促狱卒,“动作快点,否则引毒上身,你们后果自负!”  狱卒吓坏了,争先恐后脱起宇文晔的裤子。

宇文晔挣扎不了,无能为力。

他简直无法忍受这种耻辱,他恶狠狠地瞪孤飞燕。

只是,他很快就瞪不到了。

因为,君九辰已箭步而来,亲自捂住了孤飞燕的眼睛。

  他还还未完全满意,可那紧抿的嘴角终究是忍不住泛起了笑意,有些宠溺,有些无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