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良人”的历史价值 情感分析严重程度

您现在的位置:诗歌期刊 > 儿童文学 5浏览

“不良人”的历史价值 情感分析严重程度

历史对文明的作用不言而喻。

在历史事实基础上,后人对历史的评价实际上都是意识形态价值取向的结果。 长期以来,由于受历史虚无主义和进步论的严重影响,国内外无数理论家、历史学家对于中国历史基本上抱一种整体否定的态度。 虽然中西方文化优劣比较在学术思想界长期存在,但中国历史被西方标签化的现象比比皆是。 由此导致我们很多关于历史的文学作品和大众艺术要么轻易否定,要么肆意歪曲中国历史,有的将中国历史庸俗化,或随意编造以迎合某种意识形态。

即便有些正面介绍中国历史,经常也因为受西方观念的框架约束,要么对其真正价值认识不足,要么用西方之尺削足适履。

整个中国历史在西方意识形态的笼罩下,就像是一个无处申辩的受气包、倒霉蛋。

我在《长安十二时辰》的一系列介绍和评论中,感受到了钱穆先生所说的对于本国历史的“温情和敬意”。 该剧原著的作者是一名80后,有在国外留学和在外企工作的经历。 这种个人经历符合我对当今中国年轻人的期待和评价:只有真正接触和了解西方,才能避免书本对于西方的美化和误导;只有近距离地真实感受西方文化,才能不落入雾里看花的虚幻之境;由此也就更容易摆脱西方的观念条框,对中国的历史抱有真正的“温情和敬意”。

这并不是说要对中国历史进行美化,而是要求摆脱西方观念的先入为主,以实事求是的态度同时面对中国和西方。 尤其是当今中国正处于国力增强、不断上升的阶段,我们提出文化自信,要实现历史的伟大复兴,对于自身历史的“温情和敬意”是绝对不可少的。 也许,对于中国历史的这个态度,符合了当今无数年轻人的心态,是该剧受追捧的重要原因。 毕竟,越来越多的中国青年发现,否定中国历史,例如认定中国人有劣根性,把中国历史等同于勾心斗角的宫廷诡计,几乎就等于是否定今天的中国青年。

如果说林则徐是“开眼看世界”的近代第一人,那么,当今中国青年是真正“开眼看世界”的一代人。 我毫不怀疑,这一代开眼看世界的中国年轻人,在看待西方时,比我们的祖先看得更真、更全、更深入。

当我们有了这样一种态度,同时会导致对很多看似绝对的西方定论产生理所应当的质疑。

例如,《长安十二时辰》中讲到唐朝时期的某一种“职业”,被称为“不良人”,他是当时负责社会治安管理的小吏,类似于今天的刑事警察。 在众多评论中,很多都对“不良人”有分析、有评价。 当然,大众流行作品并不需要承担学术功能,因此,对此问题的分析评价,在我看来还缺点火候。

我曾翻检多本国内警察院校的教科书,都认定警察诞生于英国,而中国的警察历史起源于袁世凯将北洋部队改装警察后进入天津的时刻。 当然,这些教科书都加了定语,称之为“现代警察”。

于是乎,英国之前的警察都可以归入“非现代”而忽略不计。

事实上,这是一个完全错误的学术定论。 即便是“现代警察”,我们也可以明确它的几个特征:非军队,非民众,职业化。 按此标准,唐代的“不良人”至少已经具备两个半特征。

与此同时的英国“警察”或称治安官,最多具备上述一个特征,即非军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