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关在笼子里的青春放出来

您现在的位置:诗歌期刊 > 儿童文学 153浏览

把关在笼子里的青春放出来

  这一周初二的孩子去滨海参加一周的综合实践活动,看到他们发回来的照片,孩子们学习制作咖啡和糕点、攀岩、编织小动物、搭建房子及各种建筑等等,脸上洋溢着的是满满的欢喜,这才是初中生应有的模样。   这一周初三的孩子学习校园华尔兹,这是他们的毕业课程,从华尔兹到手语天之大,再到浪花一朵朵、阿拉伯之夜,用一周的时间来学会高雅的交际与生活,脸上洋溢着的是青春的气息。

  上一周,初一的孩子到校后是习惯养成与军训,大约十天左右。 看到他们从站五分钟军姿,到站一刻钟,再到二十分钟,看到他们从歪歪扭扭到整齐划一的步伐,脸上铜色的刚毅和坚强,洋溢着成长的快乐。

  其实,教育挺简单。

先把国家要求的课程开齐、课时开足,就是做好教育的前提。 一般来说国家课程会要求开设每周一节的校本、地方、还有二到三节的综合实践活动。

每周两节综合实践活动的话,每学期就是三十多节课,满打满算的一周左右。

所以,这些安排一周的综合实践活动课是完全符合国家要求的。

  这一学期,学校要开设四门主题课程,除了上学期的两门,本学期新开两门。

这些主题课程从各个学科的交叉点出发,涵盖了许许多多的维度,能让孩子有一个综合全面的提升。   这一学期,学校要开始108门校本课程,才能满足孩子们的成长需求,涵盖了“礼、乐、射、御、书、数”等各个方面,充分体现了“大雅课程群”的概念。 没有见过孩子在自己喜欢的课程里尽情释放的人,是永远体会不到孩子还能这样的快乐!  于是,我就一直在念叨这样一个问题:开全课程、开足课时,真的好难!当年省教育厅、省政府办公厅专门发文来规范这个事情,最后还是落得个无疾而终。

  当下学校教育被两大枷锁紧紧地包裹着,接近于窒息。 一是学校安全的无限责任化;二是片面追求分数的无节操化。

这两化,可以说把孩子的青春、童年,给关在笼子里,锁的死死的。

因噎废食,所以取消了所有的校外活动和校内稍稍有些磕碰的体育训练项目,恨不能把校园所有的设施都用厚厚的海绵垫子包裹起来。

片面的追求分数,无节操的追求排名,导致所有的非考试学科科目,弱化到无;所有的考试学科科目,强加到无以复加。 举个简单的例子,如体育考试考篮球,那么孩子们就绝不会去练排球。

  教育的功利化,已经到了极致。

按照正常的事物发展规律来说,一个事物发展到了极致,马上就要变化了,但是这么些年来,痛点已经痛到无法言说了,拐点却还在遥远的天尽头!  这样的状态下,枯燥的学习和繁重的作业把青春期的荷尔蒙压缩到爆炸的极点,一不小心就会爆发出来。 孩子们富余的精力得不到发泄,只能在手游、欺凌、破坏性的叛逆中,来彰显自己的存在感。

  都明白一个道理,堵不如疏。

但是事实上,有几个人明白柳树能长成松树,还是松树能长成柳树呢?当我们不能用丰富的、孩子喜欢的课程来占据孩子的过剩精力,那么等待我们的就是过剩精力的不正当发泄,这是极度危险的。

  捆绑不是教育、控制不是教育、比较不是教育、照料不是教育。 教育应该是自然的释放孩子的天性,合理的安排好孩子的课程、安排好孩子的时间、安排好孩子的情绪,让他们在做中学、在玩中学,而不是读死书、死读书!  我们怕上音乐课耽误孩子做数学题,我们担心上校本课耽误孩子背英语单词,我们担心综合实践活动周影响孩子背地理生物……深刻的教育来自深刻的体验,把孩子的青春关在笼子里,该蹦蹦跳跳的时候不让他们蹦蹦跳跳,该接触新鲜事物的时候不让他们接触新鲜事物,用考试的知识画地为牢,希望获得好的分数,无异于痴人说梦。

现在是个什么样的时代?机器人在断网的情况下,靠自己的衍生出来的智慧高考题能得八九十分,我们还在逼着孩子死记硬背,将来如何立足社会?  对教育来说,真的是应了狄更斯《双城记》的那段话: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这是个最坏的时代;这是个智慧的年代,这是个愚蠢的年代;这是个光明的季节,这是个黑暗的季节;这是希望之春,这是希望之冬;人们面前应有尽有,人们面前一无所有;人们正踏上天堂之路,人们正走向地狱之门……  觉醒吧,装在套子里的人!文章标题:把关在笼子里的青春放出来文章地址:http:///jingdianwenzh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