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光三月,渡口边丢弃的船

您现在的位置:诗歌期刊 > 儿童文学 52浏览

流光三月,渡口边丢弃的船

  流光三月,我再作一次水手划向大海。

  ——————题记  流光三月,有多少事情可以抛洒如灰;有多少故事可以动容地春暖花开;有多少人不经意间成了过客,有多少情感我们可以向三月讨要?  声音嘶哑在季节的乍暖还寒,匆匆又是一季轮回,看不出是随了季节,还是季节染就了心情。 一切都是那么悄然循进没有告白,等发现时已是那样的彷徨无措,就像被人施了魔咒,在陌生的环境突然解除,来不及探回经年经路。

  只好临时上路,用陌生的感官试探着一切。 渐渐发觉在异乡的原野心总是孤独的,脱不掉的漂泊之意,写不完堆集的一个个漂泊的字眼。

当三月的风款款送来苏醒之意,大地蜇伏地伤痛淋漓,明净地似它苍白的脸色。

只待一场春雨润泽它的皮肤,我踩着它的神经仿佛感觉到它的疼痛,三月真的是化茧般的曲折?  苏醒带着去年的睡眠姿态,就像到了异地总带着原乡的情感。

即便是隔着星空,涛波阻拦,丢不掉的永远是家的思念,裹腹着自己习惯不曾有的习惯,一个人的时候这种情感总会泛滥成灾,我想我是多么不适合远行。   喜欢家乡,喜欢家乡的人,他乡遇故知,总有相见恨晚的感觉,不知道在这个陌生的星空下,能不能听到那的乡音。

一个简单的微笑,都会成为这个季节最美的风景。   我们都是这个江湖上落单的行人吗?背着自己的行囊,跟着四季不断交换自己的心情,自己的地点。 我们应是怀着梦想的孩子吧,有时我这样想,梦想总会在离家很远的地方,我们够不着,总得离家远远地去追逐他,那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也是各自追求不同吗?  要走的,总是像这季节的风来无影去无踪,最熟悉的人成了你身边的陌生人,最熟悉的风景成了你眼中的沙尘,刺痛你的眼睛。 是春来花必开的结果,还是席散人走的必然。   在这个被所有人遗忘的季节,在这个你走后留给我一堆记忆的三月,在这个返璞归真找寻自我的流年,我是否可以温暖的清醒?朋友说要有慈悲之心,心才会柔软,待人接物时才会感受到别人的温度。

心柔软才会知道心疼自己,心柔软才会更好的宽恕他人,心柔软才会向你低头。   三月裂帛,一声清冽的断开音叩响了心底深处的禅门,原来本无事,是自己给它了太多的因果,置身其境思于物外以一颗淡然之心拂去杂念,让温暖的三月流光飞溅,我自观云卷云舒,静看春暖花开。

  流光三月,那渡口边丢弃的船,如今我再作一次水手划向那遥远的大海。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