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瑜:感谢时代,电影让我绽放 赏析是什么意思300字

您现在的位置:诗歌期刊 > 儿童文学 157浏览

张瑜:感谢时代,电影让我绽放 赏析是什么意思300字

回忆曾经的往事,张瑜说,拍摄《庐山恋》时的一幕幕仿佛就在昨天。

她的语调一直柔和而平缓,像在诉说别人的故事,无论是《庐山恋》还是自己的辉煌历史。

能够与电影纠缠一生,张瑜说,那是我幸运,赶上了一个好时代。 在央视演播厅后台的一个化妆间里见到张瑜时,工作人员正在为她化妆。 和近几年常在电视节目中出现的她没有什么不同,张瑜依然优雅,一如既往地光彩照人,那张未曾微调过的脸,眼角眉梢都隐藏着历练过后的从容。

与曾在20世纪80年代风靡中国的全民偶像面对面,心中的那一丝胆怯,直至与她并肩而行,听她侃侃而谈生命中最重要的电影,才渐渐地消失无踪。

在无数影迷心中是位大美女的张瑜,从未觉得自己漂亮,能够与电影纠缠一生,张瑜说,那是我幸运,赶上了一个好时代。

回望曾经,与《庐山恋》有关的日子若16岁时,没有那次陪太子读书的奇遇,张瑜的人生轨迹也许不会是这样。

那是一个蛮俗套的故事,原本陪朋友去面试,她却意外被选中,一脚迈入影视圈。 从最初一点不会演戏到日渐成熟,张瑜做了7年配角,直到遇上《庐山恋》。 39年了,距离电影《庐山恋》的公映。

或许,在毕必成将剧本递给黄祖模导演时,也没想到,他只用5天时间就完成初稿的这个爱情故事,会拍成一部电影,且成为中国影史上的一个传奇。

放映场次最多用坏拷贝最多单片放映时间最长……创造了多项世界纪录的《庐山恋》,至今仍在庐山脚下的庐山恋电影院几十年如一日地循环播放着。 剧情简单、演技稚嫩,如果以现在的眼光去衡量,《庐山恋》可能很难成为经典,但在20世纪80年代初,在中国改革开放后的第二年,将青涩爱情与庐山风光捏合在一起的《庐山恋》,却打开了中国爱情题材电影的新纪元。 影片中张瑜对郭凯敏蜻蜓点水的倾情一吻,至今仍被影迷们津津乐道;由张瑜饰演的华侨女孩儿周筠,以43套时装的换装记录引领当年的时尚风潮;热情、奔放,勇敢追求爱情的周筠,是那个时代难得一见的前卫女性;在电影票只有两角五分钱的时代,《庐山恋》放映一周,票房就达到了1亿元……时代缔造电影传奇,也成就了张瑜。 张瑜的朋友王力平,至今仍记得张瑜获奖的一个个瞬间,她也深知这部电影对张瑜的意义,《庐山恋》其实是张瑜第一次担任女主角,那部电影,不仅对中国电影行业有很深的影响,也让她拿到了第一届金鸡奖和同年百花奖的双料影后。

事实上,那一年,张瑜拿奖拿到手软,一年之内四连冠的战绩,让她一跃成为当时最炙手可热的电影明星。 被张瑜至今仍称呼作小郭的郭凯敏,也和她一起成为那个时代最受关注的银幕情侣。

未曾经历过当年的追星狂潮,但在许多年后的今天,我仍能够感受到那未烬的余温人来人往中,原本嘈杂的化妆间更加喧嚣,得知张瑜在,很多影迷突然蜂拥而至。 为影迷们签名,与影迷们合影,张瑜始终保持着浅浅的笑容。

这样的状态,她一直延续到从化妆间走进演播厅,再到《中国文艺·向经典致敬》整个节目录制结束。 回忆曾经的往事,张瑜说,拍摄《庐山恋》时的一幕幕仿佛就在昨天。 和幽默、风趣的郭凯敏讲述过往时激烈的起承转合不一样,她的语调一直柔和而平缓,像在诉说别人的故事,无论是《庐山恋》还是自己的辉煌历史。 23岁,一夜成名。 她却觉得那是烦恼,因为没了从前的自由。

她不能随心所欲地到处玩,会被疯狂的影迷们认出,将其围个水泄不通;从全国各地寄来的信件多如雪片,让她根本无法看完每一封。 但除此之外,生活又和从前似乎没什么不同,她一样赚着每个月40几块的工资,依然骑着自行车出行。

温婉的外表下,是张瑜骨子里隐藏着的倔强、坚强与勇敢。 在《庐山恋》之后,张瑜相继主演了《巴山夜雨》《小街》《知音》等影片,她不断寻求突破,在电影里,也在银幕外。

1985年,功成名就的张瑜选择去美国留学,只懂演戏的她,一切从零开始,学习电影制作。

那是一个做演员时候的自己,从未接触过的崭新世界。 困难是有的,但我知难而上。

直到今天,仍有无数影迷为张瑜惋惜,在事业如日中天时选择出国深造是一种赌上未来的冒险,那让她错过了中国电影业的一段黄金时光。

但张瑜自己却从未后悔,即使重来一次,我仍然义无反顾。 其实,每一次冒险,她都没有后悔过。 1995年,她作为制片人,投资拍摄了《太阳有耳》,影片虽然在柏林电影节斩获大奖,但票房惨淡;2008年,她执导了自己的第一部电影《八十一格》,两年后她又执导了《庐山恋2010》。 但,这些电影,都没能再现她曾经的辉煌。 享受现在,将优雅延续到未来什么是抖音?不知抖音为何物,似乎有点out的张瑜,却又紧紧跟随着时代的步伐。

这几年没有作品问世,却一直都在关注影视圈。 她欣赏郑晓龙导演的《甄嬛传》,喜欢孙俪收放自如的表演,也喜欢电视剧《大江大河》的真实感,对今年的爆款电视剧《都挺好》也赞不绝口。 不过,她也不吝啬表达失望。 和20世纪80年代相比,我并不喜欢现在影视圈的生态环境。 张瑜的最近一部作品,是于2012年执导的《云之锦》,男主角是后来以《欢乐颂》中的小包总走红的杨烁。

可惜的是,那部电影在公映时排片少到可怜。 她有过不甘,也在微博上发过牢骚,但渐渐地,那种锋芒毕露的瞬间在互联网上越来越少,取而代之的是她越来越佛系的生活缩影。

每日做瑜伽、游泳、健身、读书,每年都策划深度的环球旅行,为《云之锦》耗费太多心力的张瑜停下了脚步。

摆脱了从前的忙碌,她很享受这样的生活,但她不认为自己是在休眠期,而是在养精蓄锐,旅行,也是一种学习。

张瑜并不排斥遇到好的题材继续拍电影,即使她仍然看不透现在影视圈的一些问题。

张瑜说,现在很多演员忙于拍戏,根本没有时间体验生活、观察生活,可是这样怎么能塑造出一个好的角色呢?每一个好的演员,在塑造一个角色时,都要走近生活,走近一个人的内心才能演出一个角色的内在气质,否则就会千人一面。

张瑜也无法理解一些连台词都念不清的人却动辄片酬几千万元。

在她心里,一个演员不能失掉自己的艺术良心和职业道德,只有对自己高标准、严要求,才对得起自己的职业,才能让自己的艺术生涯更长久。

我们那一代人,都是这样子的。 往事不可追。 忆从前,张瑜淡然自若,但谈到现在的生活时,她却判若两人,眼睛闪动着耀眼的光芒。 从未刻意控制身材,但张瑜一直保持着90多斤的体重;即便是不拍电影的时候,她也没有放弃学习,提升自己。

张瑜对老艺术家黄宗英在纪录片《中国电影在上海》中说过的一句话记忆犹新:无论到什么年龄,我都要优雅,我要优雅地活着,也要优雅地死去。

这句座右铭,激励着张瑜时时刻刻保持着自己的最佳状态和一个电影人应有的清醒。

我觉得人一定要有自律精神,不光是在生活中,还有工作中。

在《中国文艺·向经典致敬》的录制现场,张瑜于纸上书写:电影让我绽放,感谢这个时代。

短短的一句,既是对过去的致敬,也包含着对未来的希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