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一十七回 最后的诱惑沧狼行最新章节

您现在的位置:诗歌期刊 > 儿童文学 71浏览

第一千七百一十七回 最后的诱惑沧狼行最新章节

陆炳哈哈一笑,笑声中充满了得意与自负:“耿少南,你以为我捉你,就是为了送给瑞王吗?要是那样的话,我可以早早地在武当山下就下手了,又何必等你跑到这里?告诉你吧,我就是知道了你要来巫山派,所以为了省得我再把你押到这里,就特地在这里等你,拿下了你之后,我好直接把你送给屈彩凤,这可是个天大的人情啊,足以让屈彩凤答应跟我们锦衣卫合作!”耿少南咬牙切齿地说道:“原来,原来这一切都是你计划中的事,你这样勾结屈彩凤,就不怕事情败露之后,朝廷会治你的罪?!”陆炳冷笑道:“治罪?我一切都是为了夺回太祖锦囊,这个可比查出刺杀瑞王的凶手,优先级高得多了,是皇上亲自下的令,瑞王也不能说什么,小子,我劝你还是识相点的好,到了屈彩凤那里,不要随便乱说话,要不然,你武当也会有大麻烦。

”耿少南哈哈一笑:“你把我交给屈彩凤,还指望我给你保守秘密?别做梦了,我会把你所有的阴谋都告诉屈彩凤,让她不再跟你合作,你休想得到太祖锦囊。

”陆炳微微一笑:“我如果得不到太祖锦囊,那只有退而求其次,去找武当报仇了,到时候你死了,可是你的小师妹还在,我照样可以捉了她,向瑞王交差,你今天不是拼了命要救你的小师妹吗,我倒想看看,何娥华落到了瑞王的手里,会是个怎么样的结果。

”耿少南气得心肝都在发抖,他的脸色通红,厉声道:“你别做梦了,我们武当,我们武当是朝廷钦封的,是皇上御赐的牌匾,你锦衣卫无权过问我们武当派的事,更不可以随便上山抓人!”陆炳的眼中冷芒一闪:“可惜啊,耿少南,这次是你给了我借口,你劫持瑞王,又在南京城内劫法场,大闹东厂总部,加上上次五十万两银子的事情,足以让皇上下令搜查武当了。 ”“就算皇上没有这个命令,我们锦衣卫专门追查谋逆大案,有先斩后奏之权限,别说是你小小武当,就是王府相宅,我们都照搜不误。

”“只要有瑞王和应无求等人指证,你的那个漂亮的小师妹肯定逃不过他们的眼睛,到时候非但她要入教坊司,你们整个武当都要因为谋逆而被铲除,嘿嘿,耿少南,这就是你想要的结果吗?”耿少南的头上冷汗涔涔,他做梦也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陆炳放过何娥华,竟然是欲擒姑纵之毒计,他咬了咬牙,恨声道:“你别得意得太早了,武当山数千弟子,又是正道领袖,可以召集大批正道人士助战,你锦衣卫就是想攻打武当,也没这么容易。 ”陆炳哈哈一笑:“耿少南,你是不是在武当呆得太久,人都傻了呢?你以为武当是什么,千军万马吗,我告诉你,武当不过是一个江湖门派而已,皇上这几十年来封了上百个道教圣地了,你以为只有武当一个有御赐匾额吗?说不定皇上早就把你们武当给忘了。 ”“只要我们锦衣卫办案,各地的驻军都必须要配合,到时候别说你们武当的几千弟子,就是你们拉上少林华山峨眉一起相助,又怎么可能敌得过朝廷的千军万马呢?要是你们真的敢聚众谋反,那我们正好有理由把武当给彻底消灭,到时候你们三丰真人的百年基业,都毁于一旦了,哈哈哈哈。 ”耿少南的心都在滴血,他知道自己已经一败涂地,没有任何反转的可能了,陆炳的话,就如一根根的针,刺在他的心头,他咬着嘴唇,沉声道:“是不是,是不是我答应你的条件,在巫山派保持沉默,你就不会为难武当?”陆炳满意地点了点头:“不错,我只需要你去作个人情,好取得跟巫山派的合作罢了,你反正无论是在瑞王那里,还是在巫山派,都难逃一死,在巫山派也许还能死得更痛快一点,屈彩凤虽然恨你入骨,但是看在徐林宗的面子上,应该不会让你死得太痛苦,否则要是在瑞王那里嘛,嘿嘿,各种你听都没听说过的酷刑,到时候都会招呼你,虽然我知道你是条铁汉,不会开口,但死之前受这么多罪,又是何苦呢?”说到这里,陆炳顿了顿,意味深长地说道:“还有,你别以为何娥华回去之后就能给你搬来救兵,或者是通过徐林宗他爹,内阁次辅徐阶的关系救你出去,这些官场老滑头,一个个比猴还精,涉及这种绑架王爷,涉嫌谋逆的大罪,是避之唯恐不及的,就连武当,只怕也会想办法逐你出师门,以摆脱不利的局面。 ”耿少南幽幽地叹了口气:“我早就不对能活命抱有希望了,我只是想通过这样的办法,救下我的小师妹。 陆炳,不用多说了,我答应你,到了巫山派,我不会跟屈彩凤说出你的意图,只是如果你违背承诺,想要继续害武当,我耿少南就是化为厉鬼,也不会放过你的!”陆炳微微一笑:“我若是有机会得到太祖锦囊,又何必在瑞王那里跟金不换争功呢,甚至,为了不让他有机会去捉何娥华,我还会百般维护武当派呢,你放心好了。

”“不过,我还是挺可惜你,耿少南,你的武功虽然不算顶尖,但在我看来,实在是难得的武学奇才,可惜武当不给你机会学上乘武功。

”“上次在南京,我邀请你来锦衣卫,是想给你一个好机会,如果你肯来,我会让你学到比两仪剑法更好的武功,而且荣华富贵,比你那个小师妹更漂亮的绝色佳人,我也可以给你找到,怎么样,这是你最后的机会,考虑一下来我锦衣卫如何?”耿少南的脸色变得无比地坚毅,他朗声道:“陆炳,你死了这条心吧,士可杀不可辱,我耿少南早就立誓把我的一生献给武当,献给正义,我的头可断,命可弃,要我做违背侠义的事情,除非我死了!”陆炳的脸上闪过一丝杀意:“那你就去死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