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二十八回 晓之以义沧狼行最新章节

您现在的位置:诗歌期刊 > 儿童文学 9浏览

第一千二百二十八回 晓之以义沧狼行最新章节

沐兰湘急得一跺脚,声音也高了一些:“林姐姐,你是峨眉的掌门,正道各派的领袖之一,我们从小受到的教育就是要维护正义,对抗邪恶,为什么你在这样的大是大非面前,却选择了退缩?你还是我认识的那个一身正气,无所畏惧的林姐姐吗?”林瑶仙的表情平静,语调也是冰冷如雪:“这件事和正邪没有太大关系,我听了你的这么多话,只有一条,落月峡之战是那个黑袍,或者说云涯子,云飞扬挑起的,至于是不是宗主指使的,你很难证明,对吧。 ”沐兰湘稍稍一愣,她以前从来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听林瑶仙一说后,才想了想,开口道:“是的,但黑袍是宗主的一路人,都不是好东西,那两条放在紫光师伯和林凤仙身上的金蚕蛊,也是宗主给的,从这一点,就知道此事宗主绝对无法脱了干系!”林瑶仙叹了口气:“紫光师伯的事情,我很遗憾,但这是你们武当内部的事务,不是那种魔教对于我正道四派的公然挑战,而且作为武当掌门的徐林宗,对此事绝口不提,也没有向其他三派求援,沐师妹,你不明白这其中的用意吗?”沐兰湘长叹一声,幽幽地说道:“掌门被人下了蛊而死,这是非常窝囊的事情,公开出去都会有损我武当的颜面,上次陆炳把此事公开,虽然洗脱了屈姐姐多年来害死紫光师伯的罪名,但也让我武当名声扫地,所以帮中弟子多数根本不感激陆炳和大师兄多年来的调查,反而是恨他们让武当失了面子,连我也跟着受了牵连,在帮中无法立足,这才有了刚才的更换掌门之事。 ”林瑶仙点了点头:“这就是了,所以连你沐师妹,在掌门位置上时也不便向其他三派求救,就是因为这个家丑不可外扬。 要是武当不能独立报仇,那也难在江湖上保持现有地位了。

所以对宗主的事情,除非是武当掌门正式开口求助,不然我们峨眉绝难插手。 我本人也只能爱莫能助了。

”沐兰湘摇了摇头:“也许,也许我可以请徐师兄向你们求助。

这个宗主威胁的可不止是我们武当一家,你们峨眉也应该明白唇亡齿寒,同气连枝的道理的。

”林瑶仙正色道:“沐师妹,这只是你的一厢情愿罢了。 这么多年来,害过我们峨眉的,是魔教,是巫山派,还有就是陆炳这个往我们门派里安插卧底的锦衣卫头子,我们现在的敌人很明确,就是先向魔教和巫山派复仇,别的新仇人,不想随便招惹。 现在没有任何证据证明这个什么宗主伤害过我们峨眉,沐师妹。

如果你换了是我,又有什么立场现在就要跟宗主为敌?”沐兰湘咬了咬牙,正色道:“就算你说的有理,但这种以活人身体炼制邪蛊的做法,不是邪魔外道吗?作为一个正道弟子,作为一个大派掌门,听到了,看到这样的事情,难道不应该拔剑而起,斩妖除魔?”林瑶仙冷冷地说道:“没有任何证据来证明这些什么金蚕蛊是如何地邪恶。 只凭着陆炳那天拿出来的一只死虫子,我就得率着峨眉上下,帮着李沧行去跟他的敌人作对?沐师妹,你是一颗心全放在李沧行身上。

他不管说什么做什么都会相信,甚至是盲从,可我林瑶仙不需要这样,我要为峨眉负责,而不是只听了三言两语,就要作出这种冲动的决断。 ”沐兰湘一动不动地盯着林瑶仙的双眼:“我再说一遍。

我不是只听到大师兄说这些事,而是跟着他去了云南,亲眼见到了杨慎,严世藩,还有金蚕邪蛊的炼制札记,这绝不是编出来的故事,如果不是这样,我们又怎么能查到黑袍的蛛丝马迹,转而将之查获呢?还有我爹,也是为宗主炼蛊多年的万蛊门主,这事虽然武当没有外传,但也是千真万确!”林瑶仙叹了口气:“沐妹妹啊,你为了自己的心上男人,可真是蛮拼的,连你爹的名声也不顾了。 可是现在这个男人,又是如何对你的呢?他值得你这样为他付出一切,抛父离帮地去爱吗?”沐兰湘朗声道:“即使不是因为大师兄,我从小在武当长大,受到的教育也是为了正气长存,这条命也是可以牺牲的。

宗主炼蛊修仙,灭绝人性之事,是我亲眼所见,我爹和我的师伯都被其所害,我这么多年和大师兄的悲剧也是他一手造成,无论哪个原因,我都会跟这个宗主对抗到底的!”林瑶仙摇了摇头:“沐师妹,你说得很有道理,但是在有确凿的证据证明这个宗主的存在,还有证明他的罪行之前,我是不会贸然地用我们峨眉派,去跟一个看不见的敌人开战的。 李沧行已经为了跟这个什么宗主对抗,弄得巫山派全灭,而他的黑龙会也是损失惨重,命在旦夕,我为什么要重蹈他的覆辙?”沐兰湘不可思议地摇着头,说道:“我真的没有想到,这话会从你林师姐的嘴里说出来,你还是我认识的那个嫉恶如仇的一代女侠吗?”林瑶仙冷冷地说道:“我一个人的时候,可以任性而为,行侠仗义,但坐在这个位置之上,就得考虑门派的利益,就算你说的全是事实,那又如何?修仙之道,跟凡人世间本就是不一样,自古以来的修士们,杀人夺宝,为害苍生的不在少数,但他们成了仙之后,也不会对人间有什么兴趣和损害,所以凡人尽量不要去招惹修仙之人,这是常识,他们反正是要出世,你硬要去阻拦,且不说十有**力所不及,要是坏了他们修仙之事,招致反噬,那吃亏的只是自己。 ”沐兰湘哈哈一笑:“闹了半天,说了这么多,原来林掌门是怕了修仙者的强大力量,不敢与之对抗,加上事不关已,自然可以高高挂起,对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