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末之龙第一千一百六十三章 长梦

您现在的位置:诗歌期刊 > 儿童文学 25浏览

终末之龙第一千一百六十三章 长梦

  “啊!”它开口,低沉的声音里有单纯的欣喜,长长的尾巴甩来甩去,“一个人类……和一条龙!你们怎么到这儿来的?”  那是一口极其流利,隐约还带着一点北方口音的通用语。   埃德难以置信地半张着嘴,好一会儿才茫然地回答:“掉……掉下来的?”  “真是不小心呢。

”那看起来威严而神圣的巨龙,语气简直就像卡尔纳克村里热情爽朗的农夫一般亲切而随意,“那很危险的。

还好你捡到了我的骰子……噢,你还有点她的味道!”  它低下头,像是闻了闻,那靠得太近于是看起来实在大得吓人的眼睛让埃德浑身发软,心慌得喘不过气来。   那像是一片金色的湖泊……而他一眨眼就会淹死在里面。   “你是她的孩子吗?”那巨龙问道,不仅是欣喜,甚至还有点兴奋起来。

  “他……他们说我有尼娥的血统。

”埃德结结巴巴。

这条龙外形和……性格上过于强烈的反差让他懵头懵脑不知道该如何应对,却又有种奇特的熟悉感,让他狂跳不已的心脏渐渐平静下来。   “尼娥……”巨龙眯起眼,像是在回忆,“是哦,你们是这么叫她的。 ”  它扬起双翼。

星光从它半透明的鳞片上流过,凝聚又散开,下一刻,那庞大的身躯已经消失不见,半空里晃晃悠悠落下一个小小的身影,白发蓝眸,笑容明亮如晨曦。

  她落在他们面前的一块岩石上,拉拉裙子坐了下来,两条腿开心地晃来晃去,似乎很是得意。   “我最后一次见到她的时候,她就是这样的。 ”她说,又有点不太确定地仰起头,向已经在过度的震惊之下冻结成石像般的埃德确认,“是这样的吧?时间好像有点久了……呃,又好像没多久,我有点记不清了……”  她皱起眉头努力回忆,那生动的神情让意识回到埃德一片空白的脑海之中。

  “……费利……”直直地瞪着她,喃喃低语,又用力摇了摇头。

  “是这样的。 ”他回答,鼻子一阵发酸,几乎要流出泪来。

  “所以,你觉得好点了吗?”小小的女孩儿歪着头问他,“你看起来吓得魂儿都快飞啦。

我有那么可怕吗?我明明只是比它大了那么一点嘛。 ”  她指向冰龙。 埃德用力点头又摇头,说不出话来。

  “……你到底是谁?”冰龙突然开口。   它的眼神里充满警惕和怀疑。

它绷紧了全身的肌肉,仿佛随时准备攻击,又仿佛在竭力抗拒着什么。   “我叫星燿。 ”女孩儿坦然回答,似乎全然没有察觉……又或者毫不在意它的质疑,甚至理所当然地反问,“你呢?”  冰龙瞪着她,沉默了很久,终于还是回答:“伊斯……伊斯康提亚·艾伦·克利瑟斯。

”  话一出口它就懊恼得想咬掉自己的舌头——它干嘛这么老老实实地报出全名?!  “那是你的真名吗?”女孩儿问它,漫不经心得像是随口一问。

  这一次冰龙沉默得更久。   “……是的。 ”它回答,简单而坚定。   “是个好名字。 ”女孩儿笑眯眯,“我可以叫你伊斯吗?”  “当然可以!”埃德急切地代他的朋友回答,指指自己,“我叫埃德,埃德·辛格尔,叫我埃德就好啦!”  冰龙磨了磨牙,再次生出一爪子拍飞这个蠢货的冲动。

  “你好呀,埃德。

”女孩儿笑着挥挥手,倒是很喜欢这个蠢货的样子,“来来,坐下来嘛。 ”  埃德立刻听话地盘腿坐在地上。   冰龙木然地呆站了一会儿,走过去蹲坐下来。   它有种奇怪的直觉。

这条自称星燿的龙……似乎更喜欢埃德这个人类,而不是它……不是它的同族。

  “告诉我,”女孩儿兴致勃勃地向他们俯下身来,“告诉我你们的故事,会从世界的边缘掉下来,你们的故事一定很有趣吧?告诉我,我就告诉你们怎么回去哦!”  埃德呆了一呆。 听起来,如果他们的故事不能让她满意……难道她就不打算放他们回去了吗?!  “你不知道吗?”冰龙的语气依旧不怎么好。   “如果我知道,干嘛还要问你们呢?”女孩儿看它的眼神像看个傻瓜。

  “……你不是无所不知吗?”埃德小心地开口,声音不自觉地越来越低,“就像……神明……一样。 ”  他原本觉得自己的猜测并没有错,尤其是当巨龙的影子出现在半空的时候……可现在,他却有点无法确定。

  “可我不是神呀。

”女孩儿摊手,向后指了指,“我只是一条龙,还死了好久好久了。

”  “我从未听说过你。

”冰龙直视着她,它知道它不该如此无礼,可他心底有种无法形容的怨怼,“我的记忆里没有你……如果你在我的记忆存在之前就已经死去,你根本不该知道什么是‘人类’。 ”  “我的确并非无所不知。

”女孩儿撅了撅嘴,有点不高兴的样子,“可我也不是什么都不知道呀。

我的灵魂,偶尔可以钻出去一点点……”  她向上指一指,想了想,又改为向下指。   “我能成为任何生命的一部分。

”她说,“我藏在他们的灵魂里……或者,是他们诞生在我的灵魂里。 我曾经是一棵树,在精灵们的森林里待了很多年,直到我厌倦了他们好听但实在没什么变化的歌声;我也曾经是一只兔子,刚长大就被只狐狸给吃啦;我还曾经是个半身人,种出过整个村子里最大的南瓜;我当然也曾经是个人类,住在维因兹河边一个小小的村庄里,娶了一个泼辣的女孩儿,吵吵闹闹一起活到老死……”  她停了下来,眼中有深切的怀念:“那真是好长又好短的一场梦啊……人类,真的很有趣呢。

”  “真高兴你能‘活’得那么精彩。 ”冰龙冷冷地开口,也终于明白它的怨怼到底从何而来,“你大概再也没有成为一条龙吧?一条没有你这么强大的龙……只能活在一个已无处容身的世界里。 ”。